打印狂魔

打印狂魔经常在快下班的时候来打印,不但打得拖过下班时间,还尽是打印一些与自己教学无关的内容,比如用在子女身上的题海战术项目。我要急着赶公交,只好让狂魔来关机锁门,反正打印室没有贵重财产,再说学校摄像头林立,我也不用那么操心了。

频繁地给打印机上纸,因为打印太多,耗费的实在太快,有些无效的打印就成了成堆的废纸等着收破烂的收割。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会自行操作一波,偶尔要双面打印啦,多张连续复印啦,我就出下手。或者简单的问题比如不会设置纸张,比如不会把内容打印到一张纸上,我就再出下手。末了还能得到他们的几句感谢与夸奖,我知道这也不过是客套罢了。说不准有人妒忌我所谓的轻松的工作,说不准有人鄙视我这种下贱的工作。

隔壁报告厅的音响灯光有时候让我去开关一下,其实很简单。但碰到问题的时候不免被人指教,偶尔带几句慈祥的批评,对我这个敏感的人来讲,总是听着心里不爽。

那些国有资产的登记好像成了我本职,但我一直厌恶这样的差事。有那么几次,牺牲中午的时间输入数据,结果被告知说那项事情别人会去做,我做的要删掉!我可以爆粗口吗?一次次的输入一次次的修改,指导我要对这项“事业”的密切关注。身为奴才我是不是很悲哀啊?何曾得到过领导的半句慰问呢?

至于那些年终的奖金并没有半句嫌少的意思,只是某些不用上班的人都有份,只是每天干死干活的临时工却没份。生活太不公平,但你我不得不熟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4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