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消费武汉人的痛苦

虽然大过年的,群里玩笑一下无可厚非。置身事外又有多少人能感同身受,娱乐至死的年代又有多少人忧国忧民?然而想到春节不能回家的武汉人,想到不能从武汉回家的外地人,还有那些奋斗在一线而不幸感染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医务人员,我们还有什么高兴的理由呢?

不要去说什么多难兴邦,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承受了太多的痛苦,所以我们才需要兴奋来麻醉自己。生活太过无聊,所以我们才需要热点来刺激麻木的内心。新万里长城下的网络时代我们走着有特色的网络道路,在大中华局域网里自娱自乐。我们不怕精神的贫瘠,这里不是荒漠,是歌舞升平的绿洲。我们有抖音,我们有快手,亿兆流量明星带给我们刷不完的快乐。我们还有至近的朋友圈来点赞,还可以在微博让别人艳羡我在故宫的大奔和在美帝的豪宅。

有多长时间没有捧起一本书好好看过了?有多久没有在夜深人静时思考人生的意义和存在的价值了?我们似乎太忙碌,为生计,我们似乎太无聊,因虚空。我想起鲁迅先生笔下那群伸长了鸭脖似的头颈观临刑的看客,现在的我们就是一群网络看客,看着盛产鸭脖的武汉景象。我们消费着别人的痛苦,我们消费着别人的快乐,我们还消费着别人的同情。以别人的痛苦为笑料,以别人的快乐为麻醉,以别人的同情来敛财。

百多年前,鲁迅先生寻觅着这个病入膏肓的民族良药;时间来到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这个民族还需要良药。是用来救助吴花燕的营养药,是用来救助武汉人的抗病毒药,是用来救助这个民族的精神药。套用一句落伍的网络用语——药不能停!

然而可怕的是讳疾忌医,可怕的是隐瞒掩盖,可怕的是漠然无视。然而你说小小的屁民苦中作乐有何不可,这样的玩笑莫也不是手足无措的无奈。所以我大概要推翻前面严肃的言辞,大概是我太神经兮兮。毕竟没有什么事是睡过一晚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晚,再不行可以选择永远地睡去。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