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容易把人抛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转眼立春已过,农历新年就要来到。看母亲摘去假发的模样,稀少而苍白,很难想象那是当年在孩儿印象中的青春女子。确实,不觉老的自己也已经过去了太多的岁月,如果有些时候还怀着年轻的心态,有些时候却不得不面对年华的消散。更不用说七八十岁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他们了。
他们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带着民国最后的辉煌,经历抗日和内战的苦难,又在新中国不停的希望和失望中轮回。改革开放曾给外公一时的荣光,作为村里的领导为人所敬重。那条以外公带头修的路至今还在延续,只是那铭文碑记却不知躺到了哪个角落,恰如现在少了敬重多了可怜的外公。然而庆幸的是外公又能坐起来甚至站起来了,比当初只能躺在床上是多么大的进步啊。更可喜的是外婆今天下午从医院回来了,精神状态和表达能力已经和病前差不多了。也许这比外公的恢复还令人欣慰,毕竟外婆当初是多么健康的一个人啊,如此迅速的变化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但上帝还是没有亏待这个虔诚的信徒,也许当初真是赎罪,虽然外婆一直很和善,根本没什么罪孽,然她的信仰大概也让她背负了原罪。她能够想开我觉得问题就不大了,仿佛自己当年也能慢慢走出一样,我知道以后风雨再大,也不会将我们打垮了。
我是得到外婆回来的消息后就要过去的,虽然昨天已经去看过外公了。这也许是摆脱双双缠着我去银泰的一个借口(但她最终还是缠着刚回家的妻子又去那里了)。我夜骑斯张村,自放假后就一直没有骑自行车,也没有长途骑行的欲望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边听音乐边骑行。夜风阵阵,却不觉得冷,但气象预报说周末就要下雪了,真希望立春过后能快点迎来温暖的天气,对老人们来讲,天气暖和就会更有精神,特别是怕冷的奶奶。也难得阿磊打电话过来,外公听到孙子和曾孙的声音,心里应该也会稍感安慰吧,虽然他对他们过年不回家看他还是很有想法,但毕竟这也不能勉强,而能打电话过来毕竟聊胜于无。听说他们要到菲律宾去,我便惭愧于自己没有更多的财力支持妻子去泰国,我总是暗自责怪自己永远是行动的矮子。
儿孙满堂的幸福让人忘却了流光容易把人抛的伤感,毕竟岁月也带着不停歇的期盼。但我永远相信那句“父母在不远游”的哲语,这不单是长辈们的幸福,我感觉每去探望他们一次就能让自己感到舒心,也许这也是小辈们的幸福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