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探望外公

对于双双而言,去宁波的概念就是跑天一广场玩,而上李惠利医院看外公在她看来并不算是真去宁波了。她也并不懂病疾的苦痛,我不知道她的快乐能否缓解外公的病情。而外公似乎不是那么的好心情,术后在病床已经躺了四天,他似乎急着要好,对于疼痛和呕吐都难以接受,甚至在外婆来的时候,都有要回家的幼稚念头了。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在无助的时候是多么的需要依靠。我想现在的他最需要的是一份心理的坚强,当亲人很多在的时候或许他不会多想这病情,但当寂寞下来的时候便会想到如死亡这样的大问题了。我依旧能够感同身受,却又无能为力,看着他无助的愁容,真让人感到揪心。
母亲因着小舅舅的接班也终于结束了一天的照顾,对她而言这并不是擅长的事,面对自己父亲,做女儿的尽心尽力,有那份责任却谁也没有能力改变必然的命运。这健康是多么的宝贵,一生病就折磨了病人自己和照顾的人。所以对于尚活着的人,珍惜和维护健康也许比什么都重要。
回来乘一路的公交,早上晴朗的天又变了颜色,且冷风急迫,全不似二月仲春的迹象。而我也才头一次看到,宁波这个美丽的城市,母亲是那么的陌生,只因为她不曾来过。母亲一直被困在家里,父亲对她的依赖似乎不可缺一时,包括做饭、洗衣,甚至父亲洗澡都需要母亲给他准备好衣物。我觉得父亲在家里只顾着享受,而母亲又是那么体贴父亲在外头工作的辛劳。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母亲是全天下 最优秀的母亲。做儿子的总想让她有机会出去走走,她这辈子连个飞机都没乘过,而上次安排让她去台湾,竟也生生被父亲给反对了。我想我总要找一个让她实现这卑微愿望的机会,不然总会让我有所愧疚。
就像我担心明天的课该上些什么,母亲也为每餐做什么好吃的给我们而踌躇。碰到今晚赶回已经很晚的情况,菜都是不曾准备的,母亲是计划快餐店吃一下,而父亲却因为不能痛快喝酒而反对,回到家的他只顾着自己的酒。每次吃饭看他的模样,食欲总会减半,若不是母亲的美食,我想我必会找个其他解决肚子的途径。
父亲一直催促着我去做今天计划的事,给人家装模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担心。若遇到一成不变的生活的小变数,总会让人感觉他的慌张。就像每个星期的订烟,好像是比天还要大的事,总唠叨叮嘱个不停,幸亏现在教会他自己操作了。而今晚装模块的人家虽然不远,但似乎门牌比较难找,而开门的竟是以前的同学校的老师,便颇为惊讶了。对于这位前辈,我总记得他的学生韩宇对我讲过的事,所以内心就好比是对于某些老师一样,并非是百分百的敬重。当老师的,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确挺难的,至少我不是那么符实。
双双也终于带回家了,这是孝敬母亲最好的方式了。总是按老进程要玩会电脑才熬到现在入睡。好在不必我陪她哄着她睡觉了。 她似乎不知疲倦地走了一天。自探望一下出来后,便一起沿彩虹南路走了好远。江东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也没有海曙来得热闹。我们进了一个小区,在那边逗留了一会。这个小区名为划船,大概是附近有河的缘故。区内显得比较和谐,老人孩子在公园打发下午的时光。天气颇冷,却还有三五成群的老人露天玩牌下棋,防寒装备全副,真是难得有这般心情。那里有一种过独木桥的健身设备,要稳稳站在上面还是颇有难度的,双双对此较感兴趣。(点击观看视频)最后在一家面馆吃了所谓的金牌牛肉面,双双一如既往挥霍美味,吃了两口就放弃了。她自己点的西瓜汁大概不似西瓜的真味,也就喝了几口留给我了。她感兴趣的是周围的顾客都在玩爱疯里的游戏,这街机如今多得让人蛋疼。
我想我们最终还是回归到平淡幸福的生活中来了,而对于外公而言,苦难与煎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最担心的是他在那边是否会无助而至绝望。我想,这么多的儿孙,总不致让他孤单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1. 1、生命的宝贵往往只有在他受到危险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2、对于母亲的无私,自是不必说的,或许就是中国的传统思想才造就出一代代伟大的母亲。3、对于父亲,我没话可说。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