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绕塔山

这是一个生活了三年多的地方,无知的小学时光在那里度过,而后只是像现在过年的时候去叔叔家。乘着空去登一下塔山,双双已经是第二次去了,之前是两周岁多时的勇猛,还可以从照片里看出那时的模样,而今却也懂得要我背或抱了,一算也整三年了。小学那时登塔山常作为体育课的项目,感觉第二亭子上都有些艰难,而今却都修缮成整齐的山路,也不觉疲累。起点立有山名,是正统的“甬山”,我觉得有些别扭,大概是用以分界宁奉之故吧。当然可以百度到正规的解释以及山顶白雀寺寿峰塔一些典故,而或新或旧我都是较为熟悉的。
今天早上略有小雨,所以远观近看都与晴天有不一样的景致。
塔山回来后就又去外公家吃晚饭,二表弟一家也来了,他女儿二周岁,样子很让外公外婆欢心,大家在狭小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我想外公外婆也会为这种其乐融融的样子感到欣慰吧。只可惜,相逢的日子总是渐少,换是以前,我就又有伤怀的理由了,只是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便淡漠了其它。小姨丈他们忙了两天,他还是那么的客气,仿佛要补回当年的冷漠与愧疚,但现在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就让这种生活继续下去吧,也希望小表弟能有一个美好的将来。
旧时四合院里兄弟们和长辈相处同一院落,虽免不了日常生活的龃龉,但至少能让大人们感到相处的亲近,而今大家庭的凝聚是不会再出现了,所以就更应该珍惜难得的相聚。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