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油印机又在繁忙地开印试卷了,新的学期气象如常。昨天学生报到,挤掉了语文课,今天是第一天去班级上课。状态一般,只是为上课准备和担忧了不少时间,仿佛一个寒假过去,自己作为老师的授课能力也慢慢褪去了。真不习惯站讲台的职业,特别是习惯了松懈,就感觉每天上两节课也是负累了。更不用说回来后还有作业等待着我去解决。这一辈子重蹈读书教书的覆辙,想去改变却又没有勇气改变。
虽然草草改了一班的作文,但还有一班等着我去写上不痛不痒无情感的评语。再也不像过去投入千万的热情看那些文字,知道自己的付出不能得到些什么,我只需要教导他们投机取巧的方法就可以了。就好像上传无数的资料去应付上级的检查,改作业也是应付自己良心的检查。没有抱定了一个念头改下去,手写的习惯早已被打键盘代替,所以写字的能力似乎也在退缩了。还是给自己的博客添些无关痛痒的文字。我想别人读我的文字也会像我看学生的作文一样,浏览着过,谁知道当初斟字酌句的苦心已经被白费了。自己的女儿大概也就自己在意,自我欣赏罢了,亲其亲本是很自然的情理,谁又能说爱双双胜过我自己呢?
没有文字用以记忆也许是好事。这个社会并没有让我值得动笔的理由,便是太平盛世;生活没有可以书写的文字,便意味着过得风平浪静。过几天就是妻子的生日了,我又怎么能让这样的日子显得和往常一般呢?但我总不是浪漫的人,不知道送什么礼,不知道安排下怎样的节目。
双双等到读小学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光景呢?我看她现在的能力总是在学业上有压力的,我能否无视这差距呢?我无所谓的话,孩子又会是怎样想的呢?这个老想着争第一的孩子,会不会自伤呢?就像那个想着逃避不愿来学校读书的孩子,父母会舍命陪她走遍天涯么?为了孩子,一切都不能输在后面。幼儿园狭小的路口挤满了车子,两家长因为车子追尾在下车互相质询,旁人在拥挤地进出。这样的场面天天可以碰到,时代不一样了,孩子们都需要护送着来回才能让人放心。什么时候这个社会不必担心孩子半路会出事,什么时候不必担心孩子会差人一等,这个社会也许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书写的了。
还有很多的作文等着我去改,课程安排上没有磨洋工的理由,所以备课改作业都是每天要忙碌的事。但《隋唐演义》已经在假期的最后一天看完了。这部剧对于情感的表达拿捏还是很妥当的,两个主题:兄弟情义和爱民如子。也有自然妥当的情感戏。映照到现实中,黑白社会都是混合的,谁正谁邪也是分不清的,至于眼光是否长远又有谁知道呢?特别是后期隋亡后跟谁的问题。导演在剧中灌输爱民如子才能长治久安的思想,当政者会心有戚戚么?现在是领袖英明,官员腐败。苏联20万档员时推翻了沙皇,200万档时打败了希特勒,2000万档员时却失去了政权。全中国底下8000万档员都拿入档做免死金牌享特权了。最后一集别单雄信还是可歌可泣,而历史上对其人的塑造又是变化多端的,就像西厢记里对张生的塑造一样。裴元庆的姐姐有双大脚,大概人家女子是裹脚的,而裹脚风气传说又是隋炀帝下扬州后的事。枪棒使起来都会抖的,显然不是实货做的(让我见识了几样兵器)。电脑特效做的不够理想。场景上栏杆用水泥做就过分了。还有一些硬伤,比如秦琼马快班头的身份被人说成是快马班头,虹霓关被人说成霓虹关了。为了顾全起见,书写文字一律用篆书,避免出现宋体的笑话,但东汉钟繇已经有楷书,行书也在东晋流行,实在不必这般小心。英雄大部分是围巾哥,李世民大热天还围巾,太夸张了。自己难得能把国产的电视剧看下来,主要的原因是原著没有好好看,不了解隋唐的正史野史总是不像个语文老师了。总的来讲,《隋唐演义》过得去,比《西游降魔传》丰富多了。我真不知道《西》要表现什么主题,俗得一塌糊涂,没有笑点,主题也不深刻,的确配得上一句话——“没有最烂,只有更烂”。
开学了,改作文去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