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卡我自豪

幼儿园打卡上下学是避免孩子被人误接拐跑,高中生打卡是为监督学生正常上下学。每次的进出给家长发送短信,以证明孩子已进校或已放学,目的就是防止孩子中途意外,比如孩子迟到耽误、放学未归、离家逃学。虽然门卫在监督,但当大量学生在某个时间段涌入的时候,仅靠一个保安是招架不住的,如果真有学生要逃学,也可以请人代刷卡以欺骗家长。现在学生需带校徽和门卡进入,无证难通的世道在学校里也是这般表现。已是独立的高中生断不会出现幼儿被拐的情况,但让他们沦为打工一类的,仿佛他们会因怠工而迟到早退。以前苦难日子的时候,见多的是“我要学习”的呼告,现在却需要这样的刷卡制度来避免学生偷懒逃学,一个好学的孩子何须通过打卡来约束?
方便教学管理是一个堂皇的理由,可惜学生再一次沦为流水线上的产品,极富规律的打卡进出。那感应器不停地刷新积累着进出的数字,就像伯尔《在桥边》数过桥的情况,他们满足于光鲜的数字,我们也满足于百分百的到校率。而学生是不应该被视作打卡工人对待的,不然就难免会有富士康工人跳楼的惨剧。
有些孩子忘记打卡了,因为半路一直在想某一道数学题;有些孩子掏卡慢了,门口就有堵塞的拥挤了;有些同学忘记带卡了,听说这要扣班级分的,这是一种集体荣誉高于一切的教育理念;有些同学请人代刷卡了,他自己还在外面潇洒。当我们把管理寄托在机器身上的时候,却不知道机器也有漏洞。机器本是被人掌控,现在总是要人服从机器。
而我却未曾有领受打卡上班的机会,希望灵道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来约束我们的自由。我们用早自修和晚自修来换取微末的自由与薪酬,却不愿意被卡片束缚。记得那时早自修进校门迟到了,便从小店翻墙进入,吃了早饭就去上课,班主任或语文老师英语老师都不会出现在早自修的;夜自修放学回家都是很自觉的;而第四节课外活动总会出校门爬凤山什么的。其实学校根本就没有围起来,无论是图书馆那条路还是车棚上面,都是可以直接走山路出去的。但现在的孩子是经不起逃学的,老师的责任何其重大,家长灵道的责怪何其严苛,所以把学生关在笼子里密切监视才能让大家都安心了。
但要承认,打卡是好的,这也是让孩子们早点适应工厂的生活。然而一根弦紧绷三年,不是折断就是到了大学彻底垮掉,只怕还没到工厂就已经成为坏器。我也只是对这个先进的管理机器吹毛求疵,企图抹杀它光辉的价值作用,却不知道打卡人那骄傲的内心:我打卡,我自豪!
毕竟过去和现在的我都是不曾拥有过这样的幸福的。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