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亦大矣

有时觉得那些消息并不是那么的震惊,但死亡总是身边的罕见,所以人世间总会念叨起那些人的离去。比如撒切尔夫人逝世的轰轰烈烈,而更多的只是默默无闻地走完人生,或漫长,或短暂。
山里的婆婆是村里最长寿的人,但也只是昨天的历史了。当她去世的消息为我所知时, 我也多少有些感慨。她是怎样过来她这一辈子?她初嫁时,为人母时,丧子时,暮年时,她的喜怒哀乐,这些都是我这个关系不近不远的晚辈所未知的。她在这个村庄度过的几十年又目睹了怎样的沧桑变化,我这个涉世未深的小辈又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她又见到了多少的人经历出生与死亡,并伴着喜悦与悲伤。然后,她又一次次诉说起自己对生命的理解。因着去世的丈夫与儿子,因着残缺的身体机能,她总盼望着死亡的永恒解脱,仿佛活够了,这于年轻人是多么难以想象。我希望她离开时并无痛苦,但枯坐在太阳下的那副模样永远烙在我的心头,就像太婆躺在那张离世的床上,又有谁能安详地离开?死神从不眷顾缓慢离世者的煎熬,也许猝然的死亡是种幸运。临终关怀不能尽善尽美,安乐死又悖于人伦道德,苦痛与死亡如影随形。最近见她是半个月前的清明,她还好好地坐着和我们吃力地说话,大概我们未知她真正的状态罢了。
我们终于又有回故乡的理由了,那里的亲人越来越少,往往是偶尔的红白喜事才让彼此聚在一起。我不知道故乡随着一个个老人的离世,最后还会留些怎样熟悉的记忆。物已非,人成各。他们承载着这个村庄最古老的历史,看到他们就能想起几十年的过往。他们总刺激着我们回到过去,唏嘘末了还是唏嘘。直到有一天,再无法通过他们碰触记忆,而那些外物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直到自己魂归故里的那一天,时光才会再一次流转。
走这一遭究竟是为了什么?若一切尘归尘土归土,谁能给我一个彻悟,让我不再迷失。现世终会结束,所以宗教给我们来世的果报。但来世未知,我不敢相信今世的奋斗能给来世带来什么。不求朝朝暮暮,但求刹那芳华,然而绽放之后又成些什么模样。
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
也许死亡本正常不过,作为生命的一部分,它如此自然地降临,我当学着如史铁生,更应思考每一天该怎么过。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