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龙有感

我总会想当然地认为沙龙是上流社会的活动,而用以大众的范畴,便觉得那附庸风雅徒有其表了。我也无法想象文人相聚的沙龙,如在林徽因家,徐志摩、金岳霖等人又是怎样的高谈阔论。我们的茶话会确也冠上了沙龙之名。最初的不屑又让我背负了不忍的愧疚心,我觉得吴老师也是艰难的,便推进了那扇门,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因为每一个进入此门的人都为沙龙加增了人气。
没有领导的坐镇,气氛便轻松些;习惯了压抑,不必瞻前顾后就自由些。水果茶水的额外招待似感温馨。我本是想做旁听,因为我不曾交上过读书笔记,而此次沙龙大概就谈读书心得,于此我便是没有话语的资本,然沉默以听也不错。只是后来话题到教学困惑,甚至被点名我这个语文老师谈谈高见,我便受宠若惊,只得胡诌几些。随着一些问题的抛出,大家活跃异常了,或正经,或玩笑,便觉有座谈的样子。
座谈的样子该如何定义?领导们选些代表问些民意,大家谈的多是违心的话语、准备充分的台词。而此次却不是这样的,所以它大概真可上升到沙龙的高度,而我究竟还是不知沙龙实该何等模样。
我总认为在教育大方向错误的情况下,谈教学细节问题是舍本逐末,甚至南辕北辙;但在一个不理想的大背景下如何建立与学生的关系,如何进行有效的班级管理,或如他们所提及的契约精神、诚信问题,这些情商的培养还是值得理论并加以实践的。
那些发言的班主任有着丰富的班级管理经验,并可喜的是在他们身上拥有着传统教师并不具备的民主平等理念,在纯洁的校园环境,这是一种优良的风范,但它如何发扬,走出校园、影响社会,这却不是我所能奢望的。
谁能想象这个社会的大染缸会弄出何般的花头来。
我看到他们的优秀是甚于我的。我因着天赋与后天,在理论上与他们有掌握术语并用以实践的能力差距,在实践上又是畏首畏尾,不如他们的英明果断。所以在这样的沙龙,我感到羞愧,自己的鄙陋是显而易见的,而又为这样优秀的教师被捆绑在无知教育的大机器上感到惋惜,他们本应该可以培养更为优秀的学生。于此,我也不为自己的误人子弟而惭愧太多了。
也许在这样的沙龙里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并让自己努力奋进,就如看《新闻联播》那么强心,但一边的欲有所为和一边的终极意义这对矛盾使我一再放弃进步的理由。我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该是比谁读书多的时候了。但知识无涯,何人敢说自己博学多才?唯有狂傲之人才如此自命不凡。至于我,见着这样的沙龙,便又有加倍谦逊的理由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