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尔同销万古愁

所有的追求都比不过和亲人的相聚。虽然双双有时让人着急,但有她在总免不了热闹和快乐。于是就消散了大人世界的沉闷和不快,仿佛她的气息感染了用心关注她的人。包括爱她的我,但无视她的人是例外的。我不知道随着孩子的长大会不会像现在那样如此的依恋我,她会想到父亲的不是、父亲的短处、父亲的无用吗?如果父亲不能给她自豪,我是不是该深深的羞愧?就像我现在面对自己的父亲一样。
委实不能忍受他的无理作风。我做饭做菜的那会儿,让他去门口拔点青菜回来都有怨言,就囔着要去吃快餐,仿佛做儿子的是永不能差使做父亲的。回家除了等待吃饭就不会帮点什么,仿佛在外工作就有回家享受的理由。我也不觉得自己工作的轻松,有时候不是在担心上课没有表现好自己,就是担心学生们上课没好好听。其实一切都无所谓,为什么我还会有这样的忧虑?只能说压力惯了,自己渐被这压力吓怕了。一种思维的定势如同栓了小绳的大象再也不会学着挣脱了。父亲怪异的想法如此的匪夷所思,昨晚请他叉麻将都不乐意,非要妈来,而妈本是要照顾双双的,我明早自修按例是不带双双回去。我见他如此不乐意,就说让我来,他却偏偏不让我来。不可理喻的人我又有什么话好说的呢?也就带双双回去了,这样至少妈真可以有时间叉麻将了。为了叫上四个人,妈又给他们低声下气,他们又半推半就给足架子,如此委屈,我真为妈感到伤心愤慨,也只能怪做儿子的不会飞黄腾达而让母亲过轻松的日子。
而带双双回去也许并不是坏事,至少我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游戏上,我终于又把魔兽三给删除了,我知道我不必和电脑计较什么。想想给女儿洗澡也是快乐的,想想洗洗衣服也能体味出生活的模样。我必须思考在有限的夜晚怎样做才有意义。昨晚竟会为今早的上课担忧异常,这全然不像教书多年的老教师的风范,大概真是被领导和班主任压迫的缘故吧,我竟连捧本书静看都做不到了。于是带洗澡完的双双去散步。公园里早已没有了人影,已经是九点了,活动器材上没有人和我们争抢,我们随意地玩了几下,就在安静的公园打发时间。初夏的夜不凉也不热,如此的舒心必是有些人所体味不到的。比如夜自修匆匆放学的人,我看到他们匆匆的身影,也无法看见他们洋溢的回家的轻松愉悦,也许还有大堆的作业等着他们奋斗到深夜。又是一年高考,拼命的继续拼命,吐槽的继续吐槽,高考千秋万载亘古不变。
又转到小店,看妈叉麻将,几副顺牌或许能宽慰彼此;有人还在打着不变的游戏,从晚饭结束到关门打烊。无聊的人总是可以用有聊的方式打发无聊的生活,只是在旁人看来是愈发的无聊。没有最无聊,只有更无聊。难道我不是其中的一个?生活充满了太多的无聊无意义,而我一直认为和女儿相处算不上无聊之事,因为它融入了一种叫爱的元素。
给女儿买了陀螺,源于动漫的高科技产品,她兀自在地板上玩着,我知道她现在有兴趣与快乐于此。我在旁边喝着啤酒,打发着无聊的时光,也许最初的寄托都不能给我兴奋,那便喝完睡吧。双双和小朋友疯跑了一晚,也该休息了。等第二天悄悄起来,妈就会带双双回去吧,而我大概已经在开始上课了。
今天的课是李白的《将进酒》,他的痛苦与忧愁也许孩子们并不能懂。唯有经历过,方有戚戚感。
《将进酒》朗诵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