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到此一游

从来做事就是为求不朽,讨伐丁锦日天却掩盖不住每个人“到此一游”情结。“到此一游”为求不朽,拍照留念不也如此?我们用道德层面去苛责他人,其实内心从未摆脱过猥琐的想法。胜地回来总会拿拍的照买的纪念品炫耀,有了钱财少有能保持低调的:富贵不归故乡,如衣绣夜行。我的文字是为了博别人的赞叹,多一份留言就多一份自得,孤芳自赏的说法只是自慰罢了。文人们立言,怀才不遇的牢骚用文字袒露,不止于内心倾诉,刻在竹简或是碑上,不也是为求不朽?当然我忽略了文字的其它价值,只用自己卑微的想法去揣度他人的行为目的。
但我需承认的是,我的文字就是“到此一游”的心理,总为证明些什么;而把女儿的生活放在这里大概也是出于这样的目的。高尚地想,为了不要忘却的记忆。立德为人所不见,立功又常成云烟,况世事无常,唯有立言,才能永恒。然而文字的永恒放置于宇宙的永恒,再联系个体生命的短暂,那些愉悦大概也只有在文字流泻的刹那,或在生活的瞬间。就仿佛孩子在刻“到此一游”时的窃喜,而回头再看那几些丑陋的文字,觉得似乎做错了,或者根本没意思。
我一再地羡慕他人去旅游了,但自己总像《炼金术士》里卖爆米花的小贩,用经济实力作为借口,用时间作为理由,一次次地放弃最初的念头。是啊,我必须在走之前考虑我为什么要旅游。我是带着双双去吃苦吗?我是带着双双拍几张照片来炫耀给别人吗?如果她都不能带来快乐的感受,我为什么要孜孜以求呢?只能说我未出发就走错了方向。康德一辈人未曾走出过他的村镇,却用他的头脑思索了人类最高的哲学;博尔赫斯用他在图书馆的阅读体验,写下了众多虚构的寓言。其实旅游本和见识无关,凡人重视旅游的结果,哲人追求旅行的过程。
丁锦日天大概跑埃及去就是为刻那几个字,写作、摄影、做好事等等,如果摆脱不了“到此一游”的情结,谁能说自己比这位中学生高尚多少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