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星期二

明日又是轮到母亲去照顾外公外婆,只是适逢双双休假,我又有课,母亲便打算带双双同去,说是中午做饭完后回来。我担心外公外婆明晚该如何应付,外公能独立上床或需人扶持?邻居大概会帮忙的吧?外婆如果能够承担那份责任就好了,只是现在她自顾不暇。
但终会过去那一天的,我自私地想着自己的星期二:早自修、两节课、课后的作业批改、美剧和天下足球的定期下载收看、下午最末节的活动课。没有别的打乱,生活就极富规律,但若母亲照原计划,我便要带双双或是做晚饭,至少活动课是不可能了。而今做饭的事都渐趋取消,改去外婆家一起吃饭。这样的好处在于每个星期都能去趟外婆家,不至于疏远着他们成了忘却。双双喜欢去河对岸的庄稼地走走,喜欢和大人们一起跳跳健身舞。最好的是外婆看到双双的活泼样也会稍转心情,而今难得看到外婆笑了。她那无措的来回和无神的模样真让人心酸。
当年的外婆家因她而变得温馨,表弟表妹们聚在一起,吃喝玩乐。而今他们都忙着没时间回外婆家了,都有各自的生活了。谁来照料那些曾经给我们快乐的老人?谁来安慰他们孤独的内心?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