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心情亦如这暖春的天

外公的状态还算乐观,我们去见他时,他正躺在床上,身体瘦弱了很多,但见我们来心情是颇不错的。双双似乎很兴奋,特别是人那么多的时候,希望她的快乐能分给外公一些,让他忘记这衰老与病痛。同行的还有丈人,他也是趁夜从乡下赶来看望,聊表这远亲的心意,来外公的家也是第一次吧。
外婆还会一如既往像以前那样给我们做点心,我们觉得随便吃点水果就可以了。外婆也是近八十的人了,身子还算硬朗,还常会上城参加基督教的活动,但岁月不饶人啊,总觉得外婆才花甲之年而已,却不知母亲都快花甲了。我也是随意看看这熟悉的房间,外公的床被还是老旧的那种棉絮吧,外婆睡在了旁边的钢丝床上。床边桌子上放着各种新旧照片,甚至是为百年之后准备的那种照片;还有外公五六十岁时候的照片,他也曾有一段风光的日子啊;而更多的是儿孙的照片,包括他孙子的儿子,也包括双双。我在想,儿孙满堂固然可喜,但在自己生病的时候不能到来看望,只能用几个电话安慰,也略感遗憾,我倒颇能理解表弟想回奉化的想法。有时候不是工作好坏,也不是生活习不习惯,更多的是这里有亲人。
幸运的是外公的儿女都在这里,住院还是现在,都有舅舅他们在照顾,大阿姨他们也出了很多钱为外公解除后顾之忧,还买了轮椅以备后用。今天早上我又去了一趟,因为包落在那边了。外公坐在门外晒着太阳,这是我想要的那副景象,只是戴了帽子和口罩,样子怪有趣的。有三四个邻居一起晒晒太阳和他聊聊天,我想在自己家,他是不会孤单的。常会有人来探望他,村里的人也会因敬重这位长者而多来串门的吧。看着外公无恙,我也就很安心。外婆留我吃中饭,我借口回去了,我想我还是有很多机会再来看望外公的。
因为早上要带丈人赶去东站坐车,所以摩托车来回了。本来想,这美好的天气下,骑着单车来回也是惬意的,只是作业要改的有点多,很多时候自由总是来之不易的,就像今天的艳阳天一样。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