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初中同学在家纺业也打出了一片天地,我刚好要去买条簟子,就带女儿他那里。坐下来一起聊天了十多年未见的简历,而这些又绝不是三言两语所能道完。时光写在彼此脸上,他比以往发福了,瘦弱的还是我。至于他的老道又是我这个书生所不如的。当初以学历考量彼此的优越感本已荡然无存。后来他抱了未满足岁的儿子过来,之前我知道他有一个将要读小学的女儿,这又让我想起了那个一样有女有子的高中同学。唯一让我更坚定的是当初读书的好坏实不能决定未来。而我的职业又不得不对此孜孜以求,现实却一次次否定这个理念,悲哀也莫过如此。
人家区区的房租都要二十多万一年,我又何必计较几十块一节的课堂教学?人与人总是有差距的,个人也有个人的幸福,我可以想象他的幸福,但我又怎能无视自己的幸福?
我幽闭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娱自乐,他有着比我更广的人脉,他面对着生意上的往来人,而我面对的只是不变的同事,唯一变的是一届届的学生。在游乐场外面听到有人打我招呼,后来知道是三个最初的学生,那些只教了一年的学生大多我早已记不起,能记起的也是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他们也证明着十年前的自己,自己的无知,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纯真。那不也是我的青春么?白云苍狗,原谅我早已把你们忘记。有些人只残存模糊的记忆,甚至想不起名字,有些人刻骨铭心,仿佛彼此从未老去。
然而我总要带着双双走进那游乐场,无论是初中的同学还是当初的学生,相遇在时光的某一点,除却彼此对时光流逝飞快的感喟,剩下的浓厚凉薄便唯有自知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