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的上午

今天又去了外婆家,带上妈妈做的菜。大门关着,过来开门的是外婆,邻居们都上班去了,很安静。我把菜放下,有些就放到冰箱里。冰箱里的菜还不少,外婆担心的大概是怎么吃掉。外公在卧室躺着,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轮椅上。还是问我一些惯常的问题,爸爸有没有上班去,双双上幼儿园了吗。同样的问题又问了多遍,我还是装作第一次,年纪大了总是这样。外婆还是木然地走来走去,不知所措。我把西瓜打开,听说是大阿姨带来的,外婆倒是吃了一片多,给外公却不要吃。我把多余的西瓜又放到冰箱,那些桌上的菜罩上了,外婆说有老鼠要上来,罩子怕也镇不住。带来的桃子就放在篮子里挂上,那些篮子以前都用来到河边捕小鱼的。西瓜有点过熟,看来阿姨带过来好几天了,老人们没大胃口吃的。垃圾桶我也顺便带出去倒了,外婆的毛病我也清楚,有些事情没弄好会让她担心的。
外面也是很冷清,路边的长石凳还没有被太阳照到,但要到傍晚才会有人坐下聊天吧。白天的日子漫长而又无聊。外公一直躺着半醒半睡,起先外婆坐着,我开了电视,但他们都没有看的念想,外婆反而瞌睡起来,我便让她睡另外的一张小床。电风扇悠悠地打着,外面的热气快要进来了,关了门,他们都迷迷糊糊地睡着。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手机。
外婆说,去看看隔壁桌上有没有动静。我说没老鼠,外面在放鞭炮呢。既然已经出来了,我就说回去了。让他们不要起来,外婆说把大门顺上吧。
出来了,仿佛尽了义务般松了气。真的好多天没过来了,妈现在过去也没有住一晚,做好中饭下午就回来了,我们也少有过去吃晚饭的理由。也许外婆比以前好些了吧,至少不用时时刻刻陪在身边,今天就没见到小舅过来。他们是否盼望着儿孙曾孙的到来呢?生命在等待中点点滴滴过去,如此漫长煎熬。照片里的叮当姮姮或双双又会给他们多少的慰藉呢?
那份寂寞也许只有他们才能懂。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