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七日长生殿

「七夕」起源于汉代,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的记载。此节又名乞巧节,乞巧节不是纪念牛郎织女的爱情,而是纪念织女这个人。 乞巧节是女子的节日,而今因为牛郎织女这对夫妻的神话故事,便为它赋予爱情意味。在中国,各种节日都可以被冠以浪漫的噱头,成为商家敛财的招牌。比如前有放孔明灯的,时下热卖起了萤火虫,以扼杀无辜生命为乐事,以破坏正常生态为浪漫,我想会送这般礼物的人内心也是缺乏怜悯之心的,不知会否爱护他的另一半,至少是为所谓的浪漫冲昏了头脑。加上昨夜忽然来临的流星雨,便为「七夕」的浪漫增色了不少,但我一贯认为流星下的许愿是幼稚可笑的,而「陪你去看流星雨,砸在你头上」,也不过是为无聊的生活寻些刺激罢了。
浪漫总被人肆意演绎,日食月食就比不过流星雨来得浪漫,又有谁能陪我在半夜看那月食的盈缺,你可又看到孤独的嫦娥和勤劳的吴质在脉脉私语?商家说这个节日有意义,某些人便觉得它有意义,于是父亲节母亲节万圣节这些冷僻的节日都被挖掘出来,成为难得表达情感的人儿表现的出口,至于平日怎么对待父母则又是另一回事了。爱情也是如此,我不喜欢随众的情感表达,更喜欢在平淡的日子默默相守而过。没有山盟海誓,没有感天动地,只是默默地做为人父为人夫的本分。当然,我必须承认我还没有令人完美,也缺乏起码的浪漫。但我确实不屑在某些节日刻意把自己的情感表达,何况这些节日根本就是商家别有用心的演绎,而考据所知,就愈发好笑于不懂节日来历却胡乱跟风的人了。
「七夕」本为女子节日,即使有鹊桥相会之故事,却不知牛郎织女一年方见一次,爱人们难道也巴望如此?也许对一个苦恋的人或是一个不错的表白机会,但不要忘了说这一天的还有那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的背景,李隆基和杨玉环阴阳相隔,这样凄惨的经历不知道情人们是不是乐意追求呢?
听说「七夕」是中国的情人节,大概就是牵强附会,情人相会的日子更应该是在正月十五「元宵节」。辛弃疾有词,题为「元夕」,中有名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欧阳修同题词云: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闹灯会是情人相见难得的机缘,只是现代人都不屑于此了。元宵大概也成了春节的祭奠。
又听说正宗的情人节在西历的二月十四日,说「正宗」,因为中国人向来是不懂浪漫的,只是这几年变得特别浪漫了,「情人节」也只能说是舶来的货色。公元二百七十年的那天,罗马圣教徒瓦伦丁被处死,他的死难日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成了西方人互相表达爱意的日子,不知是对圣徒的纪念还是讽刺。这个源于宗教的节日漂洋过海到了兲朝,被痴男怨女纷纷膜拜,这些既不信奉马克思又不信奉耶稣基督圣母玛利亚的民众纷纷在这一天表达自己积蓄已久的情意,或为攻城拔寨,或为守护雅典娜,反正做了没坏处的事。于此相同的就是对圣诞节的疯狂庆祝,仿佛每一个人都是虔诚的教徒,仿佛每一个孩子都指望着醒来能在袜子里得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孩子们都会唱「铃儿响叮当」了,但吟诵中国传统节日的那些诗词孩子们又会记得多少呢?
一个个西方节日的庆祝,意味着传统文化的一点点沦丧,也许「七夕」是一个别样的例外,毕竟他是中国的传统的,但是它的意义到了现在又被曲解了。有人说,传统的总是需要顺应时代变化的,就让它演绎成情人节好了。但「七夕」的传统在变化中又保留了多少呢?纯洁的少女们有没有向织女乞巧什么呢?有没有夜深人静时,在葡萄架或其他的瓜果架下去听牛郎织女在天上的脉脉情话呢?小时候大人们总让我们在夏夜仰望星空,告诉我们那银河两岸的繁星,其中一颗叫织女,其中一颗叫牛郎;而今,这天空早已混沌一片不见繁星了,也不用告诉孩子天边的几颗稀稀落落的星叫什么了,他们甚至没有时间去仰望星空——这令人敬仰的星空。
过度的商业化操作让传统的节日变了味道,让西方的节日不伦不类,所以我反感于此,你大可认为我缺乏浪漫。但我知道日子应该怎么过,浪漫的表达多种多样,而不是简单的依靠某个节日,任何时候你都有机会表达你给别人的惊喜。秦观有词「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世人们该学学牛郎织女相望相守的坚贞爱情,方是对「七夕」的最好理解,而不是求一时的浪漫,过后便忘却了山盟海誓。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