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目标的人是悲哀的

我早已给自己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也不会想到评职称又这么快降临了,我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想有,却又为别人的努力而自惭形秽。他们的奋进对得起这所名校,他们的用心配得上师表的名号,而我只活在精神胜利中。我希望日子能过得平平淡淡波澜不惊,教教书,看看书,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但周围总会有各种违心的事情烦扰我,我也无从跳出。我知道我绝不会做到把教书当成一份事业,因为自己和周围的人从事的并不能配上「教育」两个字,既然没有崇高伟大的光环,我有何必纠结于世俗的评判?
听说高三变本加厉到要延长夜自修时间了,至于培优已经板上钉钉,而再也不用指望有完美的双休。今天也终于领略到教书的疲累,因为已经好久没有连上四节的经历了,自从「假日活动」被惨淡夭折后。而上午是家长会,等到十一点半多,家长们才满足或不满足地散去了,我是连习惯性的午休都失去了,所以晚上也并没有带双双过来。入秋的凉簟只怕冷了掀被的双双,担心让我总不会太过沉睡。两个班级后面的黑板报都贴了每个同学的照片,填上了奋斗格言和高考目标,有些惊天动地的誓言让人血脉贲张,却让人感觉理想如此卑微,现实好生残酷。当领导的压力转嫁给老师,老师便把压力转嫁给学生,此生三年就为最终的那个分数,高中的悲哀也莫过如此了。
此番凌云壮志,让我想起了敢死队神风队,风萧萧兮易水寒。我在这些学生面前如此卑微,因为高中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我没有目标让自己动力十足,所以我的成绩也是很不出挑,班主任一直认为浪费我这样一个「人才」可惜,所以总是找我谈话,希望改变我的态度,但在文科班的我已经懒散惯了,虽然没有浪费在课堂上的任何时间,但课余的时间我总是把它当课余来处理,而现在的学生总在争分夺秒。我想那时候的浦老师应该是默默无闻刻苦用功和我成鲜明对比那种同学吧,所以现在的她也是比我上进的多,虽然那些女人总会做出谦逊的模样,但我也知道那是迟到葡萄的狐狸的另一种想法。那时我活在青春的单纯无忧中,像个小孩,根本不会有「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而评价我自己的,只能说,没有目标的人是悲哀的。庆幸的是我并不是班主任,在这个学校当班主任,会做出多少违心的事啊,现在我至少还能付之淡然一笑,但班主任是容不得笑看成绩的。
分数就是这个学校的命根子啊!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