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心乐事

儒家六艺其一为「礼乐射御书数」,礼乐制度在周代的强化出于维护等级、利于统治的需求;个人技艺的提升进而推动整个社会的稳定进步,这也符合儒家「仁爱」精神。礼乐之于仁是外在形式和本质内容的关系,所以孔子本人非常重视礼乐。不说被新新人类批判的关乎等级的「礼」,「乐」至少对有感情的人类是喜闻乐见的。孔子向师襄学琴,识《文王操》,这源于他对乐的孜孜以求;闻尽善尽美的《韶》,三月不知肉味,也是如此。孔子不单自己追求礼乐,对弟子也有高要求,所以他闻子路鼓瑟,说「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门人不敬子路,可见鼓的好不好关系到一个人的能力声望。但弹琴鼓瑟的乐(音乐之乐)事,也是为了排遣,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孔子当时在卫国应该有点郁闷吧;至于武城的子游对老师「割鸡焉用牛刀」的评价,拿了夫子自己说过的话「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
可见,礼乐教化对于政治的价值意义,但孔子强调「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如果礼乐不是奔着「仁」去,那么礼乐只徒有其表罢了。我不想在这里把「礼乐」上升到政治高度,古人退而求其次,只想通过它来获得心灵的愉悦慰藉,高山流水遇知音,广陵一曲快吾意。打铁的嵇康曲终慷慨赴刑场,醉酒的阮籍「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贬谪的白乐天「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会稽兰亭,饮酒赋诗;明月赤壁,吹箫和歌;月下抚琴,与君对棋。所谓「琴棋书画」大概是古人少于娱乐项目,或与两三好友相聚酬酢,更多时候孤独寂寞时自娱自乐陶冶性情。
放之于今,「礼」早被定义为封建糟粕,所以见不得彬彬有礼,国人多被批缺少公德,大概是文革的洗礼彻底地把「礼」给洗完了。而「乐」倒长盛不息,只因它多少有实用的意义。好比「奥数」可以在升学中加分,有些培养的「乐」也成为敲门之砖,并冠以「兴趣」的冠冕,但又有多少家长考虑到围棋、钢琴、舞蹈等是出于孩子真正的兴趣。而家长又不止于「兴趣」,他们更希望让「兴趣」变成「特长」,所谓「特长」也便是优于他人之所处,竞争中的优越感是家长们自豪的。不可避免,家长们便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或为炫耀,或为加分。但是孩子童年的欢乐被这些所谓的「兴趣」给牺牲了,家长陪同学习也搭上了家长的业余生活。我一直想要的童年的无忧快乐被认为是一种无知怪异的想法,被认为是对女儿某种未知的天赋能力的扼杀。因为我认为,幼年的孩子除了玩,还应该是玩,在玩的过程中得到健康快乐的心智,家长只需要在大方向上做好引导,在小细节上强调理念,「仁义礼智信,温良谦恭让」这些基本的道德素养必须以身作则严格贯彻。家长总有快快成器的念头,就像某个可笑的学习电脑广告叫「快易典」(什么都快一点,却不知道有些东西是急不来的),品质总需要潜移默化,急功近利的家长甚至棍棒相加,就盼望着孩子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扬眉吐气,却忽视了做人最紧要的品质。犯事的李天一书画、钢琴、冰球也都算天下一等了,剩下的话家长们懂的。
晚饭后,钱进小朋友到小店和双双一起看《熊出没》,后来他奶奶叫他给我们表演葫芦丝,吹了《康定情歌》《荷塘月色》等等,大家为孩子的表演鼓掌,孩子和奶奶都很高兴。双双有点委屈,因为她不会,她几乎什么技艺都不会,她之会唱儿歌,但所谓「技艺」就是吹拉弹,大概是不包括唱儿歌的。她要去学跳舞,她要和钱进比第一名。这样的念头我总是很担忧,第一名是一个最差的追求,不可得时伤害自尊。我承认自己不敢面对失败,但我不希望双双也成了不敢面对失败的人。我想我的这种心理大概一半源于性格,一半因为幼年过于优秀。抢第一名的念头大概也是幼儿园老师的无心提倡,这种后遗的危险让我一再提醒双双不要在意谁得了第几名。
快乐才是最重要,如果你觉得跳舞弹琴不让你受委屈吃苦头,去学学也无妨,但我不希望你的念头是因为要和别的小朋友比谁最厉害。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你真的兴趣,或许只是暂时的热情。但我一向的理念是你这样的年纪想着玩就好了。我直到中学才接触口琴笛子这种低端乐器,感谢自己选择了文科,可以有这样的氛围和空暇,如果是现在的理科生,别指望有时间去投入这样的「乐事」。但我的技艺只能说是差得不堪入耳,母亲只念叨着我一直在楼上咿咿呀呀,而我也真心感觉到自吹自擂的快乐。大学的时候选修了乐理,自我感觉学点音乐能有净化心灵之效,那年计算机考试失败要重修,我便在乐理课结束后一个人静静地复习计算机知识,后来竟成了某些人所认为的「砖家」。而在周末无人的寝室里吹吹口琴,聊以慰藉寂寞的心,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自我孤立及被寝室室友孤立着。还有一段时间去校乐队捣鼓乐器,没人管的地方我碰到了各种各样的西洋乐器,却最终只会了几个鼓点,并没有像室友成为乐队的主力。不会唱歌演奏无所谓,时代毕竟不同于孔子那时了,鼓瑟抚琴早已不是读书人的必备技能,现代的社会会静下心来欣赏音乐本身就是一种能力。
钱进那时吹他的葫芦丝可快了,因为他对那些歌曲已经很熟练了。孩子的炫耀总是童心无忌的表露。世俗如此狂妄,我更当坚强面对。告诉孩子:在玩耍的年纪学会如何玩耍;需要兴趣的年纪追求那些不为功名的技艺;不因某一特长而炫耀不已,君子不器才算厉害。而所学的都应该为了最高境界的追求——自我的愉悦慰藉和规范的仁礼品行。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