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了个优

实验中学在下午五点半热闹起来,接送的车辆与人流堵塞了宽阔的河头路,我不时地搬单车上人行道;左拐到长春路,在两边停满车的小道上加快踏着车;想要穿越南山路给非机动车开的小缺口,却因下班的高峰车流而耽误了一个红绿灯的切换时间;爬上不陡的中山大桥,趁着红绿灯交替的刹那左拐到桥东岸路;跳过几个减速带,直冲站着学生岗的校门;右边是住校老师的家眷玩着小孩,去车棚的路上几个学生还在打扫卫生。到办公室时,已是五点四十二分。十分钟的时间并不是我最快的记录,路况使然,这不关我双耳听着音乐的危险。但我的确离规定的培优时间迟到了两分钟。
双双很乖地自己吃了一碗多饭,随后便拿出羽毛球拍自己玩了起来。她让我陪她玩一会再去,但我真心来不及了。之前邻居大叔打电话下来叫我们搬一箱啤酒上去,因为我爸和他关系的恶劣,这任务一直是我在做的。被人使唤给人服务的感觉真差,毕竟我是一名教师,但我又是小店老板娘的儿子。也许体谅的人自己会在下班时顺道带酒上去,但使唤别人的感觉毕竟是爽快愉悦的。料想他也是体格健硕的军人出身,比得过搬箱啤酒上四楼便气喘吁吁的书生我。但我还得忍气搬上去,这也耽误了几分钟赶去培优的时间。
想到受气搬酒的一两块钱微利,与培优有霄壤之别,便觉母亲经营之苦辛。培优固然有物质奖励,但劳心劳力,比之于多些时间陪伴女儿,还是不让人痛快。因为骑得太快赶到培优场地,刚及饭后,以致略感气短肚疼,久些方缓。说了些语文培优的心得,认为多做题不单只为些分数,诗歌鉴赏、文言文阅读,求的也是文字给大家的真善美;触动心弦,心有戚戚,增加兴趣,培优也便事半功倍了。不然每星期想必成效甚微,做题应付高考毕竟有大海捞针之感。
又要到星期二了,如果母亲晚上会来做饭还好,不然我们便要好好思考吃晚饭的问题了。至于星期一领导检查的严厉也久已领略,晚自修都不敢擅离教室这个地方,而培优也要认真应对,若有不妥为人所柄毕竟难堪;况那些殷勤的孩子准时在教室等候,我便感觉迟到了两三分钟也是罪过。他们的虔诚是对我的期望,但也有从我身上获得无尽力量的奢望。老师本不能多给你们些什么,特别是关乎语言文字的东西。语文培优本是我们这群不喜应试的语文老师略有抵制的玩意,如今它应运而生,我们便也难挡滚滚洪流。恰如大家所担心的,不培优是绝对不行的,因为没人能承担不培优可能带来的失败。
当语文培优走向的是成功或失败,这也早已和语文的本质背道而驰了。然高中语文教学乃至这个高中教学不就一直在荒唐的道路上狂奔么?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