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了玉米摘了毛豆

带着双双小朋友去河头村下农田,掰了玉米,摘了毛豆。孩子们自有她们的快乐,见着一草一苗都会感到新奇,自然的怀抱总是那么惬意。只是碰着晚饭前的辰光才过去,所以又匆匆回来。河头村勉强还保有着一些农作物,这样的近郊对镇上人而言倒是暂得脱离城市忙碌的捷径。两片荷花地之留下败落的枯荷,想着明年盛夏过来看看,应该会是别样的风景。乡村公路右侧的一条河泛着灰白的色彩,似乎还有异样的味道,毕竟是离镇上太近,免不了工业化污染。
那冒着火星与白烟的灰堆则是农业化的典型,只是孩子们并不知晓它的作用,也许这是最天然的存在。但我们也不能避免人工化学的价值,就好像我们不能回避肯德基的美味。双双大概是好久没去那里了,晚上既然有这样的要求便带她过去了。背上书包,装着她的图画本和水彩笔、我的《巨流河》,潇洒的摩托,秋夜必需的外套。在二楼,原本一两盏的灯光刚好给一个读书的氛围,只是孩子们的到来开了全灯。在角落的滑滑梯孩子们兴奋地玩着闹着,声响异常,双双也在其中。我倒还是颇能静下心来看几行文字,虽然邻座的孩子也在大声说着什么,大人还放着手机的音乐。许久前的肯德基作为高消费场所,一直被寄予着高雅的大陆慢餐文化,而今也成了低端消费场所,所以真正成了喧闹的快餐地,而中国人一向习惯于在公共场合这样的表现。游乐设施的安排大概也是为了迎合中国百姓的消费心理,既如此我也就从俗了,毕竟都是孩子们的幸福,我拿本书来毕竟是不合时宜不切场地。
快要把《巨流河》看完了,知识分子摒弃政治的学术追求总要被无情的政治裹挟。书中所得的信念总会让人在现实中变得强大。虽然我的阅读一向粗糙且过目皆忘,但阅读时总会有那么些触动,这总比无聊地将时间花费在游戏上好多。
2013093001 2013093002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