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过了

总认为台风是推卸工作的理由,挽留它是拖延症的正常表现,却不知道受灾给人生活和生命带来的麻烦。网上看到它在余姚的肆虐,想到民众自救的无助,就觉得自己是自私的。痛苦着他人的痛苦才是仁者的情怀,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还有什么庆幸的理由呢?
今天下午去咨询不负责任的公积金按月还贷事宜,转战到建行个贷中心,它已经搬到了岳林大酒店下面。一路过去又下起了毛毛雨,湿滑的路面还留着洪水退去后的污泥。个贷中心悠闲的工作人员多少搭理了我一下,答应有消息的时候联系我,但我真心不敢保证这些人的服务态度,他们确实是同于公务员的享受了。到时候难保我还得去咨询。他们业务上的失职我本是不该承担责任的,无奈银行总是霸王的居多。
眼见着离外婆家很近了,便顺路过去吧。小学前的那条路还没有退水,旁边无知的人针对我的问题给了可以过去的说辞,我摩托车到一半便感觉形势不妙,赶紧回转,却已经熄火。幸好缓缓它又似乎正常了,于是就想起了《史记》里项羽被老农绐陷大泽的场景。走了另一条路到达外婆家,外公照例躺在床上,后来竟能自己上轮椅了,厨房间外婆早早地在准备晚饭,桌上是母亲让父亲带过来的几些菜,有几个菜还是外婆自己亲自做的,比如煎带鱼。她先要给我蒸馒头吃,我推辞了;后来给我做甜鸡蛋,我说我自己来吧,她也就让我来了。我真担心她不利索的动作能做好菜,这全然不似我印象中当年那个勤快的外婆,现在走路都蹒跚挪起,人又消瘦不堪,但那份恒久的待客之道,一直没有改变,让我不由得感动又伤感。岁月无情地改变了太多,卑微的你我却无法阻止。外公对于双双有没有去幼儿园的问题接连地问我,我每一次都当做是他第一次问我,我们都知道外公的状态。我说我去看看小阿姨家的情况,便沿街走过去,她那边的河还是涨得很高,过了桥,水没有退下,就过不去了。桥上有人用简陋的渔网兜鱼,那里曾经确乎是我游过泳的地方,但后来它变得越来越脏了。我只好电话过去说我来过了,小阿姨说自己在家已经三天了,有吃的,水也退得差不多了,让我不必担心什么。而我只是照例的询问罢了。
外面的雨又有点大,天色也暗了不少,外公就催我早点回去了。外婆还在准备着晚餐,两个孤独的老人也许在小辈难得的相聚时有过一时的热闹,很久地便归于沉寂了。表妹送来的水果都放着没吃,都让我带回来了,因为再不带大概就烂了,这样外婆会更加操心吧。
其实他们对于外面的台风洪水已经没有什么大感觉了,经历了太多的世事,继续着波澜不惊的日子。我所能做的也只是想到的时候抽个空去看看,古人所谓的四世同堂并不单是人丁兴旺,更需要子辈和长辈生活一堂,而今都各自分家,只留下孤老相伴。想起爷爷奶奶离我们家近,还能时不时过来看看,而外公外婆真的只得我们主动去探望他们了。
欢迎到大成路来看海,也许这样的嘲讽是种错误的心态,而以洪水为乐大概也需要反思一下自己。但还是不好意思地贴两个视频。
2013100901 2013100902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