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地拍砖

也许该穿衣睡了,被子单薄,虽然睡得不早,但还是在闹钟未响之前冷醒了。家里的事还得仰仗自己,不能倚靠别人什么。原封不动是这个家的常态,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可以望见那餐桌上那薄薄的一层灰尘,兼着桌底的一层,证明这是一块鲜有涉足的土地。
大概睡前未给自己补充热量,最近几次的上课总让人因饥饿而感觉乏力,而昨晚的培优加夜自修加回来的管店显然让我消耗了太多的能量。而夜宵似乎并不合我的口味,就全然妻子享用去了,以前夏时会喝瓶啤酒兼看魔兽视频,而今也没这等逸情。不想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之魔兽争霸三的世界总决赛都打完了,而这还是从推特得到的消息。最后一届的别离就像西城的告别演出,我也从未想过去昆山看看那现场。双休的到来让我不知所措,因为过惯了被补课的日子,骨子里的奴性已彻底生根发芽,我甚至提不起当年陪双双捡银杏的兴趣,只能期待在少人旅游的季节去做一次长远的旅行。但旅行只能是旅行。
父亲受伤已经在家休养很久了,但他连管店的责任都不愿承担,如何忍心让母亲既管着双双,又管着那屈辱的小店?
今天有专家过来讲座,美好的下午计划又变了模样,不遂心总是有的。也许大概教书并不是所意想的仅仅上上课罢了,不然不是更让某些人歆羡不已于我这样的职业了么?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