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原諒我的無情

本校某個學生的變故我不了解,但號召大家捐款的短信已經到來。工會小組長來要款的時候,他們都自願不自願地交了一張紅毛,我選擇了拒絕。中午和心理老師一起吃飯時談起,他建議我還是捐一下:大家都捐了,你也不好意思不捐吧?
但我還是好意思不想捐。當大家都捐的時候,他們都站在了同一高點,而孤零零的我就落在了下面。在道德的制高點,沒有危險,不會被人指責,在集體中得到一份依靠。從眾總不會讓自己吃虧,彷彿順應潮流,而跟不上節奏的只能等著被淘汰。從眾也是最好的自保方式。圍觀不救助是沒有道德愧疚的,而孤立的我恰是不願伸出援手的道德落後分子,又何來資格批判別人自願或被逼的愛心?一個人的搶劫是為犯罪,高速路側翻的哄搶則是一種流行。從眾總不會錯,法不責眾的盾牌擋得住所有道德的口水。所以無論好事壞事,只要以集體的名義出面,總是所向披靡。保得起自己的面子,損不壞自己的良心。但這也算是集體無意識或集體有意識。
雖然捐款必定微毫,但精神值得慨嘆。每一次的熱愛總會由眾人譜寫,比如抗日的遊街。群體匯聚的力量裹挾了個人的意志,唯有在這潮流中順勢。
那麼現在也該是集體發揮作用的時候了,慈善總會紅十字會的小宇宙該適時爆發了吧?我也將拭目以待他們的表現。但小民們總會被充當炮灰,犧牲了個人的利益,并授予崇高的精神安慰,奉獻是這個社會的主體思想,一貫而來的共產主義精神。而我卻在眾人面前顯得那麼的自私卑劣。我毫不懷疑組織對這筆善款的處理,但也多聞某些組織對民眾愛心的揮霍與無視,所以我又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