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祠与妙塔

三石村里的农庄稀少的几个人,而我只是去追寻古迹,而不是去体会乡村的商业模式。三个闻名的祠堂其中两个大门紧闭,新近的装修让人看不到历史的模样。幸好陈家的祠堂因为前面迎接了宁波人的到来,大门未关,有幸能够进去一睹姿容。和乡下大多的祠堂类似,最里面是用以红白喜事的几十张圆桌,难得的是前头的匾额和进去的戏台。屋檐美丽的彩画听门口的人说文革的时候被涂灰,幸好只是涂了灰,现在还能依稀看到它的精美。
一路的水杉高高地立于两侧,赭色的落叶纷纷而来。夹着细雨,我们又匆匆而回。却不忘带双双去看看那奇妙的塔,她兴奋地爬了两次。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