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都过了

每星期大概也就周末还有些变数,工作的日子不断重复。月考的成绩并不理想,但我也不觉得压力很大,可能不思上进惯了。话说会考将至,学生们总没有那么令人宽心,培优也只是一种任务,反倒是觉得其他老师比我用心多了,满怀着壮志,付诸着实践。被体制同化的没有反抗,我反倒成了以消极为名义的斗士,我是这样自认为的。
又到了年终盘点的时候了,对我而言每年总是既漫长又短暂,留给记忆里的少之又少,仿佛过得浑浑噩噩,又仿佛一幕幕历历再现不会忘却。周末总是双双叫着要去银泰的日子,那里可以游乐,又有肯德基,对她而言,这或许是点缀雷同生活的另外。商场内外都弄上了圣诞的气息,摇曳的圣诞树、廉价的圣诞帽,满眼都可看见。但我对节日总没有太多的兴趣,传统的不会主动恪守,外国的更不会积极迎合,何况是一个宗教节日。没有信仰的国人为表示接轨国际潮流,纷纷想着过圣诞的花招,商家们也趁势吆喝。不单有双十一,还有双十二,如此每个月都可以有双节过了。滑稽者也莫过如此。对双双而言,只消有玩,但她也只会抓娃娃和跳跳机,前者运气使然,双双也偶尔有所斩获,或大或小。但家里已经积累太多,她似乎没有收敛以节约的理念。肯德基里或甜筒或海王星,给她约定好类别与数量,还和一个小朋友无聊地玩了下滑梯。至于外面的游乐我都以笨蛋才玩这样的荒唐理由骗她过去了。
其实要赶紧回家睡午觉,毕竟晚上要去跳舞,不至于像上次那样,吃过晚饭就要睡觉而放弃了舞蹈。而自从地板从新装过后,妈就花了整两天时间在我家打扫各地的卫生,我也顺便帮了下忙,主要还是把历年未洗的窗帘摘下来好好地洗了一下。最麻烦的还是挂钩的拆卸安装。当然最辛苦的是妈。而卫生间的漏水终于让我忍不住自己动手拆了浴霸,查看了天花板里的情况,和楼上的做了反馈,但楼上请人检查却没有发现明显的问题,只能把这种情况继续延续下去。因为强迫症的缘故,把浴霸拆装了四遍,第一次自己查看,第二次是给管道工查看,第三次是放了旧衣服进去吸水,第四次是妈说衣物吸水要发臭我就再次打开把衣物拿出来。终于学会如何更好地拆装浴霸了,但脑子里那个担心螺丝没有旋紧而担心掉下来的念头长时间挥之不去。
冬至日短,叶落花败,只觉天寒。相机的配件也基本买齐了,偶尔零星地给双双几些照片,但似乎并不完美,却又没有太多的技术追求,热度仿佛如这天气一下子跌了许多。不曾拥有时总是念念不忘,拥有时也不觉特别珍惜。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