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

鲁迅大概五十多岁去世的吧,如果再给他三十三年,方算得上尽了天年,由此想到三十三年也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而自己走过的这一万多个日夜感觉才起了个点,前面还有长长的一段路值得自己慢慢走。
我总会想到眼前的这些人几十年后的模样,健硕的走向苍老蹒跚,学步的变得挺拔婀娜,却始终看不到自己走成了什么模样。还是和一届届的学生相处,用自己的奔跑来证明自己与他们依旧在差不多的年岁里,直到「落伍」也可以贴在我的身上,直到彼此需要用「时代」来定义。每一次「叔叔伯伯」的称谓加之与我,总再一次提醒我不愿接受的成长,仿佛是对青春的哀悼,而自己又迷糊于过来的那段岁月:我是怎样走过了高中大学,又是怎样一年年地在工作岗位上经过每每的春夏秋冬?
又是一年的生日,又恰逢这西方的平安夜。迟迟地走进教室,桌上几乎每个同学都有苹果一只,不知是流传的习俗还是流入本土的演变。该是后者吧,我也有一份,而生日礼物是一套明信片和一份短笺,满字的祝福与心声。如果可以,我也愿鸿雁传书于你,不怕山长水阔知何处,只是我又觉得自己过了这样的年纪。多少次的梦萦,留下的唏嘘是青春的奠祭。遥远的北方下起了苍茫的雪,思念的人儿错过了刹那的缘。相忘于江湖吧,或许这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祝福。
大概我也成不了谁的知己,学生也少会找我这个普通的任课老师倾诉什么,甚至断了他们通过随笔来诉说这么好的途径。你曾说你想去厦大,我也留恋那个靠海的惬意,而成与不成终也无关紧要。一处风景也许惊鸿一瞥方能感觉它的华彩,但久居之后多少会生厌倦之情。而大学的美好生活终是向你敞开,就像你在我眼中恒久的模样。
至于成绩,我也对那个体制与身处其中的你我发过太多痛或不痛的呻吟,我只怕你在这惨烈的战场憔悴了自己。也不知道退学的孔和应怎样了,你终会坚持到光明的一天,而他们的牺牲与你我的牺牲其实不都是一样的么?
但谁又是幸福的呢?就像霎时成为主角的我,在沉默中看到了你的文字,在掌声中收获了全班的礼物,那时的我必是幸福的吧!好多人渴望着被认同,但落寞不也是别样的幸福?你说我适合那样的生活,但你终究不是我,洒脱也是不得已挤出的苦笑,在旁人看来又要给我别样的定位了。毕竟人各有异,志趣总不能相投,上等之人也许是渔父、荷篑者,而屈原、庄子大概并不在其列。
空间里满是虚拟的生日礼物,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祝福,既廉价又无价,关注我让我明白我不曾孤单,同时也提醒我身边有着充满爱的人。只是我又特意挥霍了明天作为西方盛大节日的浪漫,我心中总会由亏欠却又不知道该努力些什么,你能懂吗?
当方远一个人表达祝福给我的时候,我感谢她;当妻子夜班回来不忘给我祝福时,我感谢她。我应该保存好她的卡片,我应该保存好你的彩笺与明信片,许多年后,翻开这些记忆,满满的都是温暖。在零度的空气中还充溢着经久不散的热烈,驱除我冬夜里飞驰带来的寒冷。
当母亲电话打来时,我刚踢球完,我不应该总挂念星期二的母亲和外公外婆是怎么的煎熬,在操场上拼命奔跑可以冲散不该有的忧虑。但父亲终是不愿去外婆家吃饭,母亲也只能照顾好他们的晚饭,又匆匆赶回家做饭。我也无心在办公室等到下班,毕竟双双放学也许需要我陪。没有母亲的日子,这个家庭一片黑暗。而我到家时母亲也回来了,问我吃饭完有没有时间再去外婆家,有东西要带,我是很乐意在夜自修前过去,这样至少可以消减我久未去探望外公外婆的愧疚罪责。
风吹冷了膝盖,我义无反顾。外公外婆已经在床上了,我只能帮外婆盖严实被子,被子厚重却不温暖,旁边的取暖器也只是杯水车薪。外婆不停地叹息着什么,大概担心着没有母亲陪伴的漫漫长夜该如何度过。我只有无力的安慰,外公倒是释怀,只因有着别样的思维状态。如果有一天父母如此,我是否会长相陪伴?我不愿想这样的光景,因着上夜自修的借口,我匆忙逃离。屋外,整村的空气里都充满了类油漆的刺鼻味。这早已不是童年的外婆家,他们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外公外婆了。
时间在我身上过去了三十三年,悲欢哀乐、聚散离合都见识了几番,寒冷与温暖恰如这季节更替,年复一年。有幸在这样的平安夜感受几份诸人赐予我的温暖,也算是寒冬里最好的慰藉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4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