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四年元旦

昨天下午早早地离了校,没有传说中的补贴发放,有点扫兴失落,还是去外婆家吧。三点左右的太阳照得暖和,和外公一起在门口坐了一会儿。双双他们也来了,或许可以让外公外婆高兴些,只是不知道叮当匆匆飞来有没有看望他的太公太婆。因为明天是元旦,就不必逢着星期二上夜自修,双双也便不用母亲带了,而她留夜睡下,大概可以少些外婆的担忧。我一个人慢慢地骑车回家,这是二零一三年的最后一骑,全然没有了去年此时的热忱。
今天早上听母亲回来说,凌晨四点多就开始煎熬,幸好今天去大阿姨家吃饭,就不必操劳母亲为我们做饭了。大姨丈刚出院,只能躺在床上,倒是麻烦了阿姨,涌进了一大批人吃饭凑热闹,特别是晚饭后,又来了两家亲戚探望。双双和姮姮还是很和谐。
没有年终盘点,也没有新年目标,平平淡淡过日子就好。双双健康快乐,长辈也是如此,自己能够变得成熟稳重。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