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森海君

大约已过去六七年了,飞机上一个妹子用着森海某系,我借来听了会,难得用头戴式耳机。回去后便定下心买了琢磨已久的PX100,忘记了当初的价格,因为那时用的淘宝账号散播翻墙软件早已被查封了。小时候,买廉价的随身听、盗版的磁带及十元一副的山寨耳机,翻来覆去地正反面听;后来有了更高级的Walkman,超薄、省电、自动快退快进至前后曲;而后又流行了CD机,只知道它庞大,没有特别的喜欢;工作后还买了个流行的MP3播放器,旋又送给了别人;零八年有了iPhone二代,那时还是稀罕物,大陆没有发售,让人从台湾带过来的。耳机却一直是PX100。用之于电脑,用之于手机,在办公室,在来回家的路上,在漫长的骑行中,在孤独的夜晚里,它都时时陪伴着我。有一层皮已经随时光彻底褪去了,海绵套也换了多副,难得还能在网上找到可换的。折叠缠绕后,它不会显得臃肿。夏天它会吸汗,但毕竟还是感觉热,而冬天它又可以稍微保暖。
骑着车听着音乐便不觉得路途悲伤。学生们碰面招呼,会不会感觉老师还太年轻?领导们见了是否会感觉我不成熟稳重?我有时会有那样的念头,但我觉得自己更应该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出自己的精彩,不管外面多少的风言风语,我当充耳不闻。它令我舒怀并给我勇气。
而今晚它终于出了问题,未知的线路里究竟故障成怎般的模样,残留无用的躯壳躺在某个无声的角落。我不会戴着庞大的HD598出现在大众的视野,我还没强大到这等地步。而有意替代的蓝牙耳机不是音质欠佳便是价格昂贵。所谓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大概还只能是PX系。
很快,我就会定下继任,毕竟没有音乐的上下班是无趣的。我又无法想象,新的耳机会陪我走过怎样的岁月,它从什么时候诞生于我的生活里,又会在何时因着怎样的缘故消亡。宿命使然,再一次证明,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也仅此怀念的我PX100,为了一份忘却与新的开始。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