侥幸双休

托会考的福,星期三停课,星期四学生考试,星期五熬两节高考复习课,心念着手机重装,算是越狱折腾的祸福。所谓的假日活动因高二的会考被挤掉了,也算是侥幸双休。两天的休息突然觉得漫长起来。虽然早上还是窝在被窝临近中午,下午也是无所事事。去了奶奶家,很久没见到奶奶了,他们见到双双就想着给她吃东西。银泰倒只去了一次,因为抓到了毛绒娃娃的缘故吧。雨下得天冷,就是盼不到下雪,在小店里下身冰凉,所以基本都早早回家躺被窝了,加上没有午睡的双双早早就想着入睡了。而今天下午则去了龙津尚都的游乐场,换了个老板,原来还有几次的卡都无效了。也没有了供大人上网的电脑,空调也没打,坐在那里,只感觉外面寒气逼人,虽然迷糊地瞌睡了一下。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