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骄傲

生活无声息地流淌,又近年末,春节的气息却越加淡了。还有额外的补课等待,寒假也只是往昔的概念。酬劳还没有来到,世俗的念想没有什么怪错,只是小民的想法总是和上头偏差。民怨沸腾的时候,只怕镇压与绥靖都无法挽回了。
那天伴着监考和阅卷,沉重的阅卷任务只能让人惋叹运命不佳,也因自身所教的学科。在少人的教室监考,只能裹挟一条毯子过去,怕是惹了学生的笑话。但我终是怕冷,办公室尚有取暖器,而教室里什么都没有。我也见着领导匆忙掠过的身影,即使有监控也放心不下。如果他会有这样的热忱去阅卷室慰问一下逢着双休日也加班的老师,想必我们也会感激涕零。只是小民的念想,领导是不做这样的考虑的。为官的艺术我又不懂,我何曾不是奴性糟蹋的贱种?
其实我也想着昨晚可以去外婆家吃晚饭,但母亲还是回来了。我不知道过去是幸事抑或不去是幸事:过去可以聊解孝心,不去又可逃避见到外婆憔悴模样的难堪。但家里有了母亲真心温暖不少,至于父亲,我已经没有太多的共同言语。我的轻视也算得上不孝吧。
阿双哥突然提出要一个人睡觉,大概是幼儿园老师的提示。陪着她的猪新娘就让她一人一个房间。先用空调把房间打温暖,但不想一直开着,因为声响,还怕过热掀被子。玩好游戏就自己安睡了,也不知道她心里怎般的念想,有时匆匆跑来,理由是哪里痒了或者要上厕所。等她没有动静了,我们就半夜起来悄悄地过去看看,看她有没有掀了被子,一夜基本没动静。早上竟然早早地起来,连衣服都自己穿好了。
当然免不了自己在别人那里夸耀,的确,这样的进步也是令人惊奇的。毕竟我那个时候还不会做到这般地步,而女儿超过我这样的父亲也是很正常的。但突然有那么点真心为她的长大感到骄傲了。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