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画印象

岳林广场有各色摊位,玩乐吃喝,碰上温暖和煦的冬日寒假,孩子们光顾的更是热烈。我觉得拍照略显矫情,特别是给摊主拍。我甚至到最后才打听到那门手艺叫「糖画」,画画的妇女带着顽皮的孩子,她觉得我会把她的作品传到网上,然后问我出名了该怎么来找我。我说如果你出名了,那我也自然出名了。「糖画」作为民间手艺,流行于巴山蜀水,常出现于庙会集市或公园名胜。
她见我有心便不想收我的钱,我也知她这种全靠手艺赚钱的不容易,彼此推让了几下最后她收了我的钱,我得了三串作品,双双倒颇喜欢这种口味。当然我和妻也尝了几下,谈起小时候围在这般的摊头,然后要转盘的时候期望着能摇到大一点的动物,龙或者凤,但总不遂愿,毕竟转盘的玄机是那时候的我们所不懂的。但无论如何,成本都很低,卖的是手艺。我们都记得彼此小时候在中山公园或儿童乐园门口有这样的摊位,而今儿童乐园早已被改造,那样的摊位也是罕见,而儿时的记忆都需要用自己的孩子来回想起。
妻说那时候也许彼此就曾在同一个儿童乐园,在同样的时间空间擦肩而过,从不曾知晓跑过去的那个小孩会是未来生命中相伴一生的另一半。我们不会有宝黛初会时的那种似曾见过的玄妙,但生命中的偶然与必然仿佛冥冥中已然注定。彼此就像那糖画,被勾画成不同的模样,有人炫目如龙凤,有人平庸如猴兔,但没有人能像糖画一样还可以被重新回炉。
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民间手艺总是令人仰慕,它也需要传承与发扬。而在这个物质充裕的年代,孩子们不会再围着糖画摊为难得的甜味而流口水了,糖食早已不成奢侈,反而会让家长因吃多影响孩子健康而抵制。而它上面留下的时光印记和纯属技艺,现在的孩子们又能体会几分呢?
我一向同情这样的自食其力者,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夜还守着摊头的人们,总会为他们艰难的求生而感到心酸。而她求出名的念想大概不会是为了发扬光大她那所谓的祖传三代的手艺,但我不是习总书记,她也不是庆丰包子铺,所以出名大概也只能是彼此的笑谈。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