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初三四

也许他人并不会太多念旧,反是我多了些无聊的牵挂。如果山上山下阴阳相隔着彼此,我绝没有谈笑风生的勇气,也不会若无其事地唤着亡者的名讳。但活着并过年的喜庆总是需要好生享受的,即使逢着几家的不幸之事,也应当祥林嫂一样地看待鄙视。差着麻将的场景让我想起嫂子当年也是这般模样,也是这般地总是好牌运。然而才过去几年,新生活又开始了。有些景象难以挥去,特别是等着你去面对的时候,我不能淡然忘却。忽然的降温吹起来寒凛的风,依旧带着侄子和双双登上了水库,却不愿着过去对岸,毕竟现在并不是追远的日子。却也有一家送葬的队伍伴着响彻青天的鞭炮声和喧天的锣鼓走上山来,各人各异的面容,或喜或悲,在这年复一年越生无趣的春节。
吃完中饭,离开许家。在大阿姨家吃晚饭,姨丈都快要怪责我们只在我丈母娘家吃却不到这边来,却永远会给远方的人找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理由。我又何曾忍心让丈人丈母娘为我们这些子辈忙碌,他们在我们开怀的时候却隐在一旁假装还不饿。而其他的亲戚不必再去拜访了,这对人对己也许都是好事。所以觉得过春节真心不如到外面去旅游一趟,比如几些邻居,一些同事,还有大表弟他们,都在社交空间晒着他们的经历。但我也不愿忍心弃了亲人不顾,撇下这或浓或淡的人情,只为恪守一份久远的传统。我又怎能怪责或嫉妒别人什么。外公安坐着,外婆局促着,看着让人无奈,但总比疏离他们要高尚得多。
然而就像死亡终归来临,面对或是回避都无法改变,敬重或是亵渎都是同样结局。没有什么会是永垂不朽,所以我应该淡然面对逝去的和将要逝去的,及时行乐也许并不为错,多愁善感只能徒增烦恼。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