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雪不欢

为什么这么说,只因为下雪天就不必该死的补课了。天意如此,岂是小人可以抗拒?
孩子们很欢乐,江南的雪毕竟少见,虽不似粤犬吠雪,但奔跑着收集微末的雪,也顾不得天冷手冻。
可惜实在下得单薄,眼见立春已过,马年的第一场雪会不会是最后一场雪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