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访旧踪

吴江泾有着久远的人文历史,但今人都已陌生。一如许多的农村,除了被证明为古迹加以保护开发,更多的在新农村建设的潮流中消失了它原本的模样。房屋坍圮,古树砍伐,原居民离乡奔赴城市,只留下孤老伴着孤房。
到那里时几乎见不到所谓的古建筑,倒是路口的一间露在外头还有点历史的模样。空旷的庭院角落堆满了农具,一个有点少智商的村人和我搭讪了几句,告诉我后面还有几间古屋。从后门出去,看到蓝色的铁皮门牌赫然写着新祠堂三个字。有热心的村人带我去看所谓的古屋,其实就是没人修缮的四合院之类,每户的木质楼梯通往二楼,双双几乎都走了一遍,也不见人迹。有水缸,有洗衣的石板,接的是自来水,也有破败的照壁,更多的是用粗大的木头支撑着屋顶。最终所见只是两个居民。
他们说古屋没有可图的利,也许也没有新瓦房的舒适,塌掉也就任其塌掉算了,修缮划不来。它们也不能成为如曹王庙一般通过香火可以维持,但曹王庙实在不敢令人恭维,新修的模样就像给一个淳朴可爱的姑娘涂脂抹粉。虽然菩萨森严,外观宏大,但里面竟然还有收破烂的安置之所,这格调搭配的令人无语。而堂后还有几个小男孩拿着玩具手枪互相做着要打死对方的凶恶状,比阎王殿里泥塑的无常小鬼还要不堪。
在这个寒春日子里,大概也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会拖着无辜的双双来看这些古屋,还会怀着惋惜和悼念之情去面对每一座写着历史的建筑。而对双双来讲,兴趣本不在于此,让她拍照也许也是违心的配合。在吴江村能玩到新奇的健身器具倒也不辜负此行了。至于在九峰山水库看到的模样,连双双都说和在外婆家的一样。我多年前确也来过,水库边的寺庙又在修缮了,大概传说灵验吧。似乎有山水之地必要安一厝寺庙来显其神秘,却又见多了不停翻修的庙宇,难觅沧桑斑驳的古刹。
我却没有带双双去附近的黄贤,不止她曾去过,那人为雕琢无法见得深度的山寨长城也是我所不乐见的,而吴江这个曾经有着美丽幻想的村落去了就觉不过如此,甚至还没有许家所见的阊门来得完整。
而曹王庙所谓的戏台真心不如三石村所见的那个戏台古朴而诗意。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