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感怀

多少次夜灯未熄,等着学子的回归,这往年的记忆又涌上心头,不觉已经过去十多年。母亲还是一直在家守望,却也不想彼此都变了模样。十点多回家的日子,双双都已睡下,对她的挂念只能在电话这头传达。而她的无知与欢乐不正是自己期盼,只是难免不了悲伤与烦恼,新生命的出现总伴着旧生命的沦丧。
外公还能坚持多久呢?去与不去总会生起波澜,矛盾痛苦解脱怀想,太多的情感交织,因为那是和自己生命相关的一个人。而设身处地想象,多少年后坐在轮椅里的便是自己了,又有多少人能够无疾而终,又有多少的长辈等着赡养。时光仿佛转瞬而过,昨天还在留恋着青春,今天已经垂暮老去。那些母亲的朋友们总是在诉说四十多年前的生活,我还不觉她们已到花甲年纪。这些年都是怎么走过,也许无法一一回忆,留下的只是对时光飞快的感慨。
渺小短暂的人生,相对宇宙,只是倏忽。所以兴衰生死本就应该想开,没有什么会是永垂不朽。回顾自己走过漫长而短暂的一生,曾经也有过得意与欢欣,即使伴着辛酸的泪,那也是人生本有的定义。只是我见少了周围人的消逝,而他的存在与否也没有给我留下切肤之感。直到有那么几段时间,将不得不面对无奈残酷的现实,而频数了便也少些唏嘘感慨吧。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