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好

突然想起仿佛是梦,毕竟生离死别多少残酷,信仰坚深,也难敌亲情本性。已过半夜的电话是阿姨的告知,我知道这一时刻终已降临。
走到生命的尽头,总会回顾一生。外公在我们的记忆里模糊又清晰,关于他的前半生只能在母亲的转述中了解一二,伴着共和国的那一段苦难史所牵涉到的个人的悲喜。而后半生多伴着荣光与幸福,作为村领导对村子的贡献与赢得的威望,作为私营企业主的辉煌与落寞。出差东北的羡慕直到后来才知道厂子资金断裂,而外公那时一直叉着麻将显示着他的从容。生命的末期总是飞快到来,自己还没忘却六十大寿时的风光,转眼外公已轮椅相伴,子女养赡。
对于生的留恋也只能说是一种本能,外公的痛苦无法感同身受,他的好管闲事,他的好要面子,在最近的几年越发得印象鲜明。再也不会推着轮椅走过一户户家门口,再也不必成为子女们的牵挂,但消逝了终是消逝了,没有人无动于衷。
因为外婆早信耶稣,便也拉外公加入,但外公自顾不暇,而最终还是按基督教的仪式来做。灵前鲜艳的红十字,慈祥的遗体覆盖档旗,花圈已陆续到来,入殓出殡的仪式要待明后天,混搭的形式恰如混搭的感情。悲伤掺着解脱,特别是那些教徒,有说有笑,冲淡了亲人们的愁绪。
人生于世本一副皮囊匆匆来去,现归于虚空,对于现世的人就当潇洒而过。祠堂的天井透着天晴的亮光,鸟儿在鸣叫,能听到秒针走动的声响,如此静寂。外公的生命如今也归于沉寂,如果有来世或天堂,只愿一路走好。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