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确乎是个老师

那些校外等待孩子散学的家长大概习惯了疲惫,就像苦难的日子业已为常,仿佛倒计时便是那解脱,八十来天的时光又能留住多少。记忆中初来时那些孩子的模样又是怎般,三年之于他们起伏了多少人生波澜,我依旧平静地无所等待。或许十年后又换成了另番场景,那时双双也就他们这般的年岁了,只是我会在什么地方。也许让生命耗费在这里直到退休,或许某样的变故转折了我的人生。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样的念想未尝不是宽慰,让我永远谦逊地对待他人。你们的优越是让我不会骄傲的理由,我的沉稳只因他们比我得到的更多。虽然我是一个老师,但我不愿让自己变得好为人师,这总会显得锋芒毕露。就像某些老师的处世,他们永远是那么的低调,甚至让人不知道他们过着你无法企及的幸福生活。
人总是在比对中定位自己,看到了自己的伟大或渺小。淡泊宁静是圣人的境界,我总会为世俗的评判左右,其实我又何必在意他们的指指点点。对于人生世界的观念,彼此又没有什么交集。社会是个好老师,但它不能上升思想的高度,唯有智者的文字启迪人生的意义。娴于世俗的人自有他的优点,但谁敢认定他也是生命的哲人呢?
十年后父母亲已近七十,相伴的亲人或老去或离世。悲伤总会慢慢消退,只是时间多么匆促,都没有好好安排计划,它就已早早结束,就像梦刚刚做起,却已被闹钟惊醒。
我为什么时常郁郁,只因无所寄托的内心。自小便失去信仰,到现在变得太无所谓,今生只觉瞬间即过。对于女儿的关照仿佛又做不成伟大父亲一样的表率。将来她又会怎样评说我这样的父亲,是否就像自己评价自己的父亲一样,平凡得没有什么可以仰慕,甚至渐渐厌恶了父亲的爱与付出?孩提时代,每一个父亲几乎都是英雄,但这样的印象随着年岁增长会被新的定义所替换:保守、懦弱、窝囊、无知、愚蠢,等等。
就像曾经被鄙视那样,即使再多的努力都掩盖不住致命的弱点,也许别人早已遗忘了你的缺陷,但自己却永远耿耿于怀,仿佛那份伤害永远不曾褪去。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