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梦亦有痕

大概我也有睡不着的时候吧。当年因病彻夜不眠,想着外婆如今状态,总觉得我是遗传了她的病因。后来用选择逃避的方式去解决,相信这也是星座赋予的天命宿因。而今我还是不愿面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昨晚梦到飞机失事,又或是双双扯被,凉了彼此肩头,天亮时闹钟未响,肚子已被痛醒,便独自悄悄起床,在这周末的早晨冒冷来到学校。想着妻子也是这般光景跟着起床,她要比我辛苦得多,没被我的闹钟和起床的动静惊醒大概也是幸事。
乘着美好的春光,出去拍了几张马虎的照片,而外婆住院了,只是小小的眼疾,我还担心着她脑子里又萦绕了多少烦心又挥之不去的念头。2014032201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