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十八载

原谅我如此忘却昔日同学,我带着双双再次到那个农庄,我已经记不起还能叫出多少个同学的姓名。但相见总是欢愉,仿佛又回到了青涩年代。为人父母的人儿当年还是无知少年,岁月无情地带走了一段段美好或不美好的记忆。当彼此相见时,又会有几多感慨呢?那两三年的光阴也是人生并不寻常的经历,从没像如今这般平淡,未来展现给我们的是太多的新奇。
老师们有些变了原来模样,有些似乎依旧像当年,严老师如此矍铄,令我们都很欣喜。他们的感慨大概也是我们的感慨。有时想想,人生的欢聚总是太少,同窗之谊又是如此难得,老师的教育之恩也只能聊以这种方式报答。如此漫长的相隔,相见已不是缘分,又成了一种责任。
没有所谓的刻骨铭心,但还有这人间真情,大概这也是让我们赖以自豪的生命印迹。不管彼此过得如何,是高下还是穷达,曾经都拥有那份无法改变的经历。如今各自走着不一样的道路,也无法假想当初的选择是否会改变过去的自己,不再成为现在的自己。
但当大家又相聚一起的时候,便感觉生命是如此美好,自己的人生并不是苍白的一无是处。至于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同学,不久又相熟了,毕竟我们一起走过了那段人生的美好时光,陌生似乎又变得那么熟悉。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