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写一部剧

从此他们再也不曾相见。
十几年后的重逢掀起了生活的波澜,于是一幕新的剧本上演,两个家庭变得支离破碎,而过去关于彼此的美好想象又被无情的现实击碎,彼此发现对方已经不是当年想象中的那个人了。那时,没有世俗生活的杂糅,未来全都是关于幸福生活的所有定义。现在的他们经历了一阵沧桑,面对平庸的生活似乎想要做些改变,而这些都不曾经过时间的历练。因为彼此已经隔了太久,彼此已经有了不一样的记忆填充。相遇时的欣喜转眼被责任被指责击退,他们又分道扬镳。仿佛十多年来从未遇到过对方。
生命中的对方仅仅是一种现实生活的另类探索,对彼此从未上升到可以剖心相对的爱恋高度。所以,又回去了,回到了被定义过的幸福生活中,似乎一次次的轮回,那里有真正爱的人,那里有真正值得去爱的孩子。过客匆匆,留下只影,向着记忆中的青春。那份岁月无需祭奠,过去的终已过去,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只不过唏嘘苍老来得如此匆忙,仿佛还来不及向青春告别,死亡已悄然降临。
走过一座座桥,趟过一道道河,一辈子走着重复的道路。生活总是充满了不乐意,不愿再过这条河,不愿经过那座桥,但选择新的道路并不见得令人欢欣,反倒是多了些烦忧。问这烦忧的出处,只因为一颗躁动不安的心灵。我们曾高呼友谊万岁,却又不甘心止于友谊的境地,但有些东西只是唯一,有些东西不能任意更改。交杯的闪念是因为什么,无情地击碎了一地美好,每一个旁观者或许都是主人公,只是那些念想只能一辈子藏在心底:我曾经爱过谁,我曾经又辜负了谁。
当年的骄子如今已成平庸的男子,默默地品味一份青春美酒,偶尔内心滴血,仿佛怪怨现实的不如意。其实旁人眼中的自己永远是那个优秀的自己,只是迷失在岁月和现实里的也是自己。
我想写一部剧,那里有自己的影子,那里有虚构的历史,但平凡的人生经不起读者苛刻的欣赏欲,所以还是写些零碎的念想,直到有一天我成了传奇。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