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第三天

19 | 06 | 2014

突然发现起床还是太早,下来买回早餐,吃完退房,寄存好行李,出发去逛公园,才九点出头。门口刚有双双喜欢的双层公交去海埂公园,便上了车。海埂公园要收费,连小孩都不放过,里面在大规模修缮,眼前的滇池虽然辽阔,水质确如传说中泛着营养过剩的绿色。对面的西山云遮雾绕,颇有意境,却不是我们想要去的。沿着滇池走出公园,虽说有所谓的千年桉树,却不是我们所兴趣的。
打的到了大观公园,一进去就看见满园的荷叶荷花,粉红浓碧相映。大观楼只是一座普通的楼,三层高度,闻名的是挂在正门两边的对联,它的长度冠绝天下,内容既苍凉又豪放,很是符合作者的生平。面对着滇池,因为水质的不同,别有一番风景。我们沿池而走,见过放风筝的人,见过悠闲麻将的人,也有一个生意冷淡的游乐园,只给双双玩了海盗船。实在没什么好玩好看了,便乘公交找了家肯德基,既为填饱肚子,又为打发时间。
去大理的火车要到晚上十一点才发。
出来其实就是云南师范大学,里面有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旧址,虽然时代不曾久远,但大师的风范令人景仰,在《南渡北归》里的记载今天在这里找到了现成的模样。闻一多的衣冠冢还放着鲜花,毕业生穿着学士服在快乐地做毕业留念;冯友兰撰文的纪念碑还立在那里;在老教室装模作样。随后休息的休息,我带双双去看大学生玩玩篮球,最后乘公交回酒店取出行李准备上火车。
晚饭便宜又实惠,真是件高兴的事。定了计划不看,走完了或已订票又埋怨那般,这便让我万分失落了。
究竟人各有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