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岭夫人何处寻

沿北街上宋来到外应村,继续向前,如果还是走一段水泥路的话,就会看见一个水库,再上去没继续走过,大概就没路了。这条路当年自行车骑过,还不知道这里有曰岭古道,诧异于外应村和里应村隔了如此车行距离,却以相对的名称命名,其实两村由曰岭就可互通。只是曰岭荒芜,早已没有了当年繁华交通的模样。外面的马路交通如此发达,即使百度地图步行导航从外应村到里应村也只给你一条走弥勒大道的选择,它消逝在人们的印象中也是正常。
经过一个被某某人到此一游涂鸦的凉亭后,就应该从岔道走泥路上去,然后就会看见青石铺就的古道,历史的沧桑感顿现,只是青石阶早已断开纷纷,留给外应村大概就只有这么断断的一段。随后就可以看到垭口廊道驿站,当年供行人歇脚之地,还供着香烛神龛。穿过披着蒹葭的廊道,再往下走应该就是里应村了,只是那路还远,青石板和鹅卵石相间。我们走了一段,只能远望见村落,夜色已晚,便又折返。过廊道右边还有一条路,旁有石碑,上书曰岭胜山寺。水泥板铺成的路,在时间的洗涤下也已经泛青。雷雨刚过,路色湿润,两旁密树也是如此,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爬了许久,看见黄色外墙,寺院破败,但似乎又在修建,只见两个生人,也没敢问传说中的曰岭夫人在哪里。寺庙没有鼎盛的香火,也没有历史的建筑,只看见一条经幢立在凌乱的殿前,刻着民国六年的字样,算起来也快百年了。
远眺群山,尽是雨后的苍翠,见不到突兀的石头能证明那便是曰岭夫人,难不成寺前某一块凌乱的怪石,却从没让我留心。况它已经在文革中被人损坏,再多的也是想象,传说早已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倒是残存留的古道驿站还在诉说着往昔的繁华,给我无尽的遐想。那垭口廊道如此熟悉,仿佛曾在记忆与梦中一次次出现。
主观意识附加的夫人象我终于没有寻觅到,已经荒废的古道却还存着历史的印记,自然的青山生生不息,自然的北溪水依旧清澈。兴亡存续本有宿命,只是别让记忆空虚就好,古道如是,夫人如是。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