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溪口

25 | 07 | 2014

晚饭后,沿弥勒大道一直到溪口,望右边拐进状元岙。村左边的小溪并不清澈,但还是有人浣洗。村口就见到被圆形石栏围起的古樟树,有碑记,言其上千年的历史。村民们早早地在树下乘凉了,当然还有忙碌的人刚刚从外头归村。枝繁叶茂,绿意葱葱,高耸入云。粗大的树干斜着,中空的部分用水泥填满,粗看起来似乎还是属于那樟树的一部分,但并没有妨碍它的生生不息。千年来见证了多少的人世变幻,自然沧桑。云烟散去,只有它依旧迎着日升月出。如果树有灵性,它必也是懂得这纷繁的宇宙奥妙,人世哲理。只是它无语地站在那里,风吹过,树叶的簌簌声无人能懂。
在溪口镇上,我们逗留在银凤广场,孩子们围着滑滑梯不停上下。丰富的夜生活在灯光摇曳中热闹展开,佳木斯舞蹈、交谊舞、太极拳、唱戏、打羽毛球、闲坐,在这个广场,大有可以打发时光的方式。浮雕建筑和女神铜像立在那里,用力地显示着它要给人的文化模样。只是它好生光鲜,如此不甘寂寞。它必然属于世俗,它必然成为这繁华城市的一重表现。
回来的路上,那些夜骑弥勒大道的爱好者也陆续回来了,一辆辆地被我们赶过。曾经我也这样骑过,但我感觉一种无聊无趣,我已经骑过太多的路,我也不觉得重复同一段道路的意义,所以我最终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也许那种时尚我已经抛弃,我更应该将它融为一种日常。
那些在古樟下乘凉的人,那些晚饭后聚集到广场的人,他们不也是将这样的安排当做生活的日常。而躁动的还是自己那颗内心。做一次次的远行,仿佛要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如果这样定义,我是永远不会得到满足。什么时候真该静下心来,用文字的力量来驱除内心的无着落。(点击标题会看到照片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