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七夕

晚饭后去许家,刚遇到雷阵雨,下了一地。到时已经停了,台风欲来,空气变得凉爽了许多。云儿飞快,抬头能见疏星点点。大家一块儿在门口空地乘凉,扇着蒲扇,赶着蚊子,一时让人忘却白日的燥热。天凉如玉,如此惬意,往日只顾着手机,多少辜负了美好的夏夜时光。忽然看见一只萤火虫飞过,只闪着微弱的荧光,慢慢消失在夜色里。如此惊喜,只因多年未见它的模样,也听说它曾被当做浪漫的工具牺牲在快递的路上。
小时候,就在家门前的树下摆开桌子,边乘凉边吃晚饭。那时爷爷奶奶都很壮实,和叔叔住在同一个院子。大人们聊天,无知的我大概还爬在大大的圆桌,被他们嬉戏。木板拼凑的圆桌缝隙里嵌着饭粒,几处地方又有蛀虫的痕迹。那时天总是清澈,星星数也数不清,牛郎织女的故事从母亲那里讲述给我听,无知的我久久纠结他们彼此的命运,从不相信那只是虚构的传奇。而爷爷总不厌其烦地为我讲武松打虎的故事。小屋阁楼我没爬上去,那里听说藏了着旧书,至于是什么,我早已忘了,但就像他们给我讲述的故事一样,处处充满了惊喜。门前还有一棵树,榆树或是樟树,我也忘却了,就像消失的童年,多年后也因为开路再也没见到。不用说爬过多少次,只是在它身下的草丛中,总能看见几只萤火虫飞过。那时抓它们不懂得怜悯,仿佛它们一如夏天的苍蝇那么繁多,却没有苍蝇的恼人。那闪着微弱的亮光的精灵,给人多么的惊艳神奇,毕竟夜晚的光亮总会给人希望与温暖。何况还有一个囊萤苦读的励志故事。
离开农村也是为了求学,所以夏夜里多无心这繁星明月萤火蝉鸣,喜的是老一中依山而建,图书馆便在山旁。多少次夜自修间隙在图书馆旁寻找萤火虫的影子,抓住它们带回教室,送心仪的女生,或者自我欣赏,度一段幼稚充实的学习生活。也有那么几次,徐老师带我们去图书馆前的假山,召开英语角,对着七夕的缺月或中秋的明月说着蹩脚的英语。不想而今多少年可以成为搭班的同事。
萤火虫已逝,若是双双见了这闪亮的生物,也许叫不出它的名字。至于蛙叫虫鸣也不多见了。都市里多的是汽车鸣麻将声,连邻居里出来一块儿乘凉的机会也不多见了。而至于七夕的浪漫又被情人节的解释彻底玷污了,就像我在一篇文章中提过那样。那些淳朴生活背后的浪漫再也追求不到了,恰如那已逝的童年青春,恰如再也难觅的萤火虫。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