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小学第一天

多么留恋在云南的时光啊,如此休闲,而今却只能盼望着来年。眼见双双也过了免票的年龄,正式步入了小学。三十一号的家长会确定了班级的分配,似乎好些幼儿园的同学能一直玩到毕业,但彼此谁学得轻松,谁学得沉重,就不得而知了。大人们讨论着班级的好坏,老师的好坏,仿佛自己孩子的命运被彻底地安排。我也有点同化的感觉,心生了担忧。紧要的事我不去挂怀,无关紧要的事却耿耿于怀,水管叫管道工特意来看了一下,那种免费的服务大概他是不太乐意,但他的解释多少让我无视这烦恼,毕竟任何都不是能永久保有的。
那天下午又陪孩子去学校,走过红地毯那刻意的欢迎仪式显得很隆重的样子,门口围满了家长。想象多少年,家长们会日复一日地在门口翘首以盼,孩子们或兴高采烈地出来,或眉头紧锁地被带走。教育成了一个复杂的产业,带动了家长的生活工作节奏,带动了周边商业,书皮校徽红领巾都是热销产品,更不用说丰富的文具了。有些人举着托班包餐的招牌,自有需求的家长孩子。而双双是不必的,母亲多少有了可以忙碌的事,我或许偶尔会有兴致接送。接送事业大概会绵延到高三结束,这时代早已不是我们读书那时代了,一个人和着小伙伴去邻村,从来不需要家长陪同。而今每晚夜自修,便可以见汽车排在校门口,堵与不堵,大概是我这个局外人所不清楚的。谁又愿意成为失联的孩子,何况成人的大学生都失了踪影。
为了孩子的学业,什么都可以牺牲。
而我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家,想象没有夜自修的夜晚该是多么的幸福,毕竟再习惯夜自修的生活还需要太长的一段时间。而今失了午睡的双双是不是开始适应了小学生活,这也是我一直记挂在心的。小学各种零碎事情不断发到手机里。
我问双双要不要戴红领巾,我该怎么教导她学会拒绝呢?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