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桂花未开

将博客程序更新到了最新,只是担心被墙而无法访问有些服务。一大波的电脑和手机系统都可以更新,自己在这上头也花了不计其数的时间,却没有用好设备的本身价值,目不暇接的内容无法逐个消化。自己读过的书已经想不起太多,这些书似乎都看过,在书架上放着已经积了灰尘,但重新打开它们的时候似乎又感觉它们是新鲜的,第一次谋面的感觉。有些课文教了很多遍,还是无法脱离教案做自由的发挥,在讲台上,我并不是那么的自在。
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充斥着自己的脑子,但睡下的时候,却也没有纷扰,就这样睡去了,只是醒来还有残存的念头。我不知道这种强迫症哪一天会变得越发严重。我想象那天花板里的水管漏成了什么模样,我想到诸多的办法去面对,甚至看到学校天花板的补救措施,忽然觉得放到自己家里也是可行的。但我什么时候能止住不去抬头看那滴漏,就当它是如此的正常。也只能叹息兲朝的商品房质量只能保持十年左右,而房产商物业早已贴出告示,把保修的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
学校一如既往的平静,有些上头无脑的政策我们也只能将就着配合,旁人是不甘心于我们仅止于教书而不作其它业务,觉得那配不起奉化教师的高待遇。新校长和老校长都很积极,特别是一周开始的那两天,而到了近周末的时候,便很少能见到他们的影子了。记得以前一起踢球,如今打个招呼也要分外小心了,有些话有些玩笑都要小心回避。即使在食堂,大领导也多是单独一个人,我深切体会到天子自称孤家寡人的意思了。和领导总不能过分亲近,那是如此的危险,所谓伴君如伴虎。周围的人和领导本人怎么看你,你必须有自知之明。长幼尊卑官本位牢记心间。
高考奖就快要赏赐下来了,为这几块钱有人做了排名,有人憧憬着如何花这些钱,然而它又是多大的数目呢?为了这点钱,大可不必沾沾自喜,它连一两次像样的旅行都不够。等退休的时候,能积累多少的财富去满足当年的梦想,至少我想走更多的地方,但这些钱能让我实现吗?有些人为了后半生的幸福,透支了上辈子的身体。有些人还没开始后半生的幸福,就已经草草地宣告了生命的结束。已经没有人怀念微笑的周老师了,学校有了新鲜的血液,连阿毛都成师父了。
踢完了夏季的球,今天算是告了一个段落,两节课的奔跑结束,马上迎来了大雨,气温也骤然低了很多。这个夏天如此漫长,中秋已过,桂花还没飘香。但伟大的中国人民的历法给了最大的耐性,这个九月不开,还有下一个九月。我的技术是如此的差劲,但我从来不求刻意的进步,有奔跑的自由,比什么都幸福。
外婆还在大阿姨家,没有和母亲电话交流,看样子状态还是可以。去医院挂盐水那次的表现让母亲委屈落泪,我又做不得什么,只是抽空去看了爷爷奶奶。我想,看望他们的机会会越来越少,什么时候空了,过去一趟,不用坐得多久,他们总多少欣慰。
红藕香残玉簟秋,没几天也该收了团扇,撤了凉席。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