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螳螂

张家坑大雷山,驴友们的好去处。我开着摩托带着双双穿过一阵凉一阵温的竹林间山路,偶尔交会一两辆车子。双双本是不喜欢走山路的,况大雷山是传说中的挑战。错过了太多的古道山路,希望她长大后会有漫步的兴趣。她倒是喜欢玩水,在九龙潭那里玩了一下,在箭岭村也玩了,在尚田也玩了。驴友们高端的征途我是享受不起的,我还是默默地走过那些山水,一样的景观,不过还是见到了一座废弃的古桥,一心桥,也不知取名何意。蚂蚱停在桥头,无视人来。一只螳螂在溪水中挣扎,对它而言,这水势已是难以脱身的巨流。我将它抓起放在石头上,回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它的影踪。
放生的动物如兔子狐狸在神鬼故事中总会化身妙龄女子来报答那个曾经救她的相公,最后成就美满姻缘,而雌螳螂则会吃了雄螳螂来繁衍后代。《白蛇传》或是《黑猫警长》的故事深入人心啊。假如我有丰富的想象力和文笔,也许也可以构建起一个美丽的传说,只是记忆总是只言片语,成就不了脍炙人口的经典。美帝的高中老师尚需要在洗车店兼职维生,我还能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做户外的潇洒,有什么不满足档国的眷顾呢?
稻谷渐黄,柿子已落,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大提高,朋友圈到处晒着令人羡慕的出行照片,我只是在这片小天地里自娱自乐,或许某一天双双也能看见。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1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随机一篇看看手气咯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