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发令员

公社气象日日新,干多干少一个样。
从比赛开始的第一天到比赛结束的最后一天,径赛发令就一直不能停歇,包括标准的打发令枪到挥旗吹哨,点名到分发收回袋鼠跳用的麻袋,这些都是发令员要做的事。这几天太阳还特别猛,实习老师晒黑了,学生们也跑累了。我作为资深发令员,这几年也逐渐把任务交给他们去做,自己多少成了指挥退居旁观这样的角色,但有时候学生报名不力,我还是要发挥上课时大嗓门的姿态,不然进度节奏上会有所影响。自己完全不能像没有任务的老师那样,轻松休息几天,班主任也是有兴趣的时候到操场来看看学生的表现,唯有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是不能脱身的。所以我厌倦了这样的任务,而又没有摆脱的照顾。想着那些一会儿就干完活的其它裁判,就有点心理失衡。不同的付出,同样的物质待遇。至于领导结束时说句辛苦,那又算什么屁用。不是我势利,只因为其间的不公。但领导是绝不会考虑到这层的,能够发到物质奖励,我们就应该对此感恩戴德了。毕竟以往的传统大概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无私奉献的。领导有时又是最好当的,脏活累活指派给你,只要抛出一句你辛苦了,就算完成了等价交换。
精神激励已经过时,这就是一个庸俗的时代。
话说运动会工作人员也多少会有一些益处,比如见识到组织的混乱,数据的随意处理,人浮于事或累死某一些人,骨子里承前启后的看客姿态。我还能借点名的机会多认识几个自己的学生,在课堂上总认不太清,点过名后也不是很清楚。但听说家长会近了,期中考试的成绩总要面对家长的,孩子的大概情况总可以有几句话说的,而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好多的学生的名字不能对上他们的样子。我是不是又要给领导批评了?
他们说发令是一个高尚的职业,那使枪的威武大概是因为枪这个图腾的意义非凡,它代表了权力,大家对发令员的膜拜是对权力的膜拜。孩子们都希望能拿一回枪,发一下令。所谓发号施令大概也是将军元帅才有资格,这样的风光该会是令没有拿到过枪的人多么羡慕啊。枪之于民,它是陌生的杀器,代表着对别人生命的生杀予夺,这些都是皇帝大官才有的权力。在别人看来,别一把枪的警官是令人畏惧的,不管他拔枪是不是符合法规程序。而那些配枪的人也能跋扈一番:再不停下就开枪了!
只是这发令枪只冒烟发声罢了。
那天,老师们难得参加了接力赛,毕竟跑一百米对很多老师来讲已经很困难了,每组要找出四个老师也很困难了。而大家对轻松的飞镖保龄球(实心球推矿泉水瓶)趋之若鹜,我也鼓励那些新来的老师去积极参加,毕竟到时还是有沐浴产品奖励的。那时候一下子多了很多的老师,至于我,也不想排那么长的队,为了领到可有可无的奖品。
毕竟我这个万年发令员总要坚守岗位的嘛!

一衰人走在毁人不倦的不归路途。父不父,夫不夫,子不子,师不师,我之谓也。

2 条评论

传说看完文章评个论是高尚品德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微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