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是我永恒的名

24 | 10 | 2014

霜降的日子让人不敢想象艳阳高照的午时,那也只是难得的幸福。若到了清晨或是晚上,速降的温度令人畏惧,开着摩托车去外面买个夜宵也是痛苦的。当然唯有自己知道。那种温暖不止是家里的温暖,也有家人的安慰。这些我都不奢望了。 我还是默默地在被窝中享受温暖和寒冷吧。我把幸福给了已经陌生的人,但我绝不会学着海子去弃绝人世。什么时候的冲动让自己一个人去没有任何目的地,作自我放逐,就为了让那颗心能够安顿一下。双双在身边咳着她的喉咙,凌晨五点的时候又响着鼻涕而不会擤出来,然而我也多次劝慰她,似乎让她学会了如何更好地解决问题。我大概也是没有睡意和困意的,只是为什么早早地躺在床上看一会手机就迷糊了。 早上起来带双双去吃拉面,她说长大了要学着做拉面,这也是美好的理想啊!当她拿着一百分的卷子炫耀的时候,当大人们鼓励她争第一的时候,我知道,那样的理想还不如她对拉面的喜欢。然而谁能定义孩子的将来呢?就像随意地扼杀最初的生命在某些人看来也是不人道的。 而一切都告了一个段落,母亲今早又摆好供品祭拜了神灵祖宗,活着的人的幸福平安仿佛都是祂们赐予的,或为感谢或为维系。也许现在母亲的祈祷又多了一项吧,而我却又夹杂着畏惧和不甘,伺候大人和孩子都是辛苦的,特别是尽心尽力得不到安慰却遭来训斥的伤心,不会推己及人设身处地的自私。然而我又是体谅人的,我自己的不甘可以用时间去慢慢冲淡,但别人的努力与付出我是不愿让她空费的。 未来的路怎么走,我还没有一个明确。但我已经让母亲伤心好多次了,我又怎么忍心让她在神灵前的祈祷化作虚无? 还有那祭奠青春的那段记忆终于可以安心收起了,不必心相印心相惜了。祝福那应该得到幸福的人儿,后天,那必也是非常美好的一天吧。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意气风发但愿还会留存在漫长的人世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