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生命的真实

13 | 11 | 2014

豁达的心胸做到物我皆忘,在这个浮华的时代似乎愈加困难,名利纷扰有几个能够挣脱,逍遥自由只有圣人才能达到。
毕淑敏《两册医书》道出了祖父那令人唏嘘的一生。怀着崇高的理想奋进,结果却不理想,也许命运使然,但至少自己一生不曾碌碌无为。如果只在意结果,也许很多事尚未去做就已经失去意义。那些用生命殉道的圣人,为的是个人的利益吗?他们只是在追求真实真我真理罢了。价值的体现各有各的方式途径,如何来认定一个人的价值,或许祖父的话才是对的:对我来讲,甲书乙书是一样的,我用一生时间,说明了一个道理,人只要全力以赴地钻研某个问题,就有可能最大限度地逼近它的真实。并不是需要一个世俗的价值判断,一生有彻悟也总比活着什么都不知为何来得好。至少那过程是充满了无尽意义的过程,至少那算得上无比丰富的人生。
人的生命是无限探求真实的一生,怎样才算真正活着?那一本本书在我的眼中流过文字,曾经为此感动澎湃,而那些将生命虚掷在棋牌娱乐中的人,他们又在寻求些什么。昨晚,我两次都没能打赢电脑,我发现自己是可笑的,我为什么要和电脑计较输赢呢?所以我兴冲冲地关了电脑,不去想给我的遗憾,我难道非要把电脑打赢才去睡觉吗?
同样,我非要和别人去比较幸福吗?特别是将幸福等同于金钱名利的时候。那些评上高级的教师他们也无比努力,不给他们应有的待遇是某些人瞎了狗眼,他们终于苦尽甘来,我何来羡慕妒忌?那本是他们的事,我又怎能拿他们来衡量自己?无论鲲鹏或是学鸠,无论彭祖或是夭童,彼此有了比较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那固然是有所依凭,那固然也是无法超脱自由的。
祖父的价值是由古书的出土而被剥夺得一文不值了吗?他的一生难道也需要外在的价值而非内在的精神去体现吗?那些世人的目光如此狭隘,他们对自身对他人对生命的认知又是如此的肤浅——人们只记得古书,没人再忆起祖父和他苦苦寻觅的一生。也许祖父已经错过了成为神医的可能,但他俨然已经成了一位哲学家,用自己的一生来探求哲理并验证真理。
活着并不是为了活着,为什么而活?怎么活?如果活在虚无中那必是庸庸碌碌,如果活在比较中那必是痛苦悲哀,能够找到自己的定位,能够善待自己的价值,那么每一天都会是风和日丽。
每天从睡梦中醒来,听到窗外鸟儿啁啾,特别是在这冷酷的天里,那愈发难见的自然气息中,还能感受到生命的涌动,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拥抱活着的美好。如果为了烦忧而黯然,如果荒废了每一寸阳光,那我多少也应该用我的文字记录下我的悲哀与幸福,告诉自己,我真实地活着。